800小說網 > 重生之網游帝王 > 第四九二章 殺戮之心

第四九二章 殺戮之心

作者:第七圣劍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800小說網 www.snphaz.live,最快更新重生之網游帝王最新章節!

    玩家難道只是,依靠怪物遺產才能勉強生存的,拾荒者嗎?

    這個念頭讓穆遷想著想著,就笑出了聲。

    如果站在npc的角度理解,他們這些本就是為了在游戲中體驗不同人生的玩家,職業性質還真是有點不太樂觀。

    布娜已經將黑色的盒子抱了過來,看她那副吃力的模樣,這盒子應該還不輕。

    npc竟然能拿走玩家的爆出?這卻是剛發現的規則,穆老板傷口以肉眼可見速度復原,因為他已經坐著啃起了面包,血量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

    等布娜走回來,看著穆遷那已經復原的傷勢,錯愕地站在那。

    “你吃的,那是什么?”

    “啊,能治療一切頑疾和傷勢的神圣面包!蹦逻w將手中小半塊面包扔了過去,小布娜手臂托著那黑色匣子,兩只小手勉強捧住,重心失衡又一陣東倒西歪。

    穆遷伸手將那黑色匣子拿了過來,也有點好奇這是什么。

    不過這黑色匣子給出的系統信息,讓他稍有些錯愕。

    優雅的屠夫:殺戮行者專屬時裝。

    哥費勁干掉了一個單人boss,竟然就獎勵了一件……時裝?

    搞什么鬼!

    穆遷哭笑不得的站在那。小貓女正研究那半塊面包跟自己之前吃過的那種,到底有什么不同尋常的地方。

    多久了,他沒有感受到這種……全方位的關照。

    技能、裝備,甚至還有一身時裝!

    殺戮行者的隱藏職業,竟然連這都考慮到了!

    人靠衣裝、佛靠金裝,行走江湖,怎么能沒有一件趁手的兵器,又怎么能,沒有一身大氣得體的衣袍!

    當然,這對普通玩家而言是很重要的,而對于這個從來都覺得自己穿什么都是一般帥氣的大劍劍士,時裝什么的,也只有提升稍許全屬性的作用。

    “還以為是什么特殊裝備,就一件時裝!”

    打開黑匣子,穆老板略有點郁悶,將里面的黑色大衣抓了出來,點擊穿戴,整個包裹在了自己身上。

    優雅的屠夫(精品 時裝)

    可裝備等級:65;限男性。

    全屬性+50

    屠夫的優雅:當你沾染鮮血,它將為你綻放別樣的花朵。

    描述:為殺戮行者量身打造的一套時裝。

    注:當裝備該衣袍,將自動隱藏裝備、斗篷、發帶的外觀。

    又是量身打造,而且還是如此霸道,自用隱藏裝備外觀是每件外部時裝都有的特點,但斗篷身為時裝,竟然都沒有顯示的權力,也是蠻可憐的。

    也只是外形不顯示,斗篷增加的全屬性和回血效果還在。

    穆老板低頭看了眼,這件風衣造型其實蠻不錯。

    稍寬的‘v’字豎領,遮到了他耳旁,繡著繁雜的暗金色花紋,也露出了他些許胸部的肌肉,凸顯著項墜的裝備部位。

    從雙肩到手臂的暗金色紋路,修身的主體結構看起來似乎有些緊繃,但卻完美凸顯著他上半身肌肉的力量感,又修飾出了身體線條。

    后擺有著燕尾服的優雅,但黑色的背景,卻突兀了自己長褲的顏色。百夫長褲子的深青色有點不搭,穆遷在背包中尋找了下,將一件黑色的修身西褲點擊穿戴。

    這樣看起來應該就蠻不錯了。雖然沒有鏡子,但穆遷可以在屬性面板旁的玩家狀態中,看到自己的全方位狀況展示,滿意地點點頭。

    讓玲瓏看到,應該會是……跟旁邊這個貓女差不多的模樣吧。

    雙眼泛桃心,心跳加速,嘴角竟然還有些許口水留下來。

    風衣的豎領旁,大劍再次被扛了起來,瞬間破壞了這一身風衣的優雅。

    穆遷招呼著:“走了,最后一關!

    “哦……你能不能把劍背起來!”

    “怎么?”

    “那樣看起來好帥,你這樣的話,感覺霸道更多了點,帥氣就沒有那么多了呢!辈寄群苷J真地講述著。

    “嗯?有嗎?”穆老板哈哈笑著。

    雖然口頭上表示毫無在意,但走了不遠,他已經將大劍斜背在了肩上。那從肩膀露出的劍柄,腰間斜掛著的劍尖,成了這套造型的點睛之筆。

    小貓女不時跳到他面前,背著手倒退著走路,又不時圍著他轉一圈。

    穆遷習慣性地擺出一副‘你無聊’的冷淡模樣,但也在偷偷按照她的建議,微調下自己各處肌肉的形狀……

    兩人就這么略顯歡脫地,走出了只剩下一片殘垣的村落,抵達了深淵的邊緣。

    穆遷伸手拉住了布娜的手臂,后者剛倒退著走路;雖然還有兩米才會到深淵邊緣,但穆老板還真怕她一失足掉下去。

    兩側,陡直的峭壁。

    漫天的血色沙塵從各處匯聚而來,如同一股股河流,匯入了深淵之中,在幾米之下的黑暗邊界中,消失不見。

    “我們怎么下去?”布娜小聲說著。

    穆遷眉頭一皺,低聲道:“你在這等我!

    “嗯?不,我要跟你一起!”布娜小手反抓住了他的手臂,對于穆遷的說一不二,她算是有過幾次領教了。只是這次,她并不想執行他的意志。

    大劍劍士皺眉站在那,從背后吹來的風,讓他衣袍和中長發輕輕顫動著。

    似乎他在注視著深淵底部,看到了某些讓他皺眉的場面。

    “我能幫你恢復戰斗力,而且我不是可以隱身躲起來嗎?下面肯定有角落的……”

    她連聲說著,看穆遷似乎有些不為所動,眼眶突然泛出了點點淚光,“不要把我一個人留在這,你說過,會帶我出去的!”

    呼嘯的風聲中,她啜泣的聲音被風聲攪亂。

    “那好,有什么危險你保護好自己,我如果戰死,就自己堅強些!

    他皺起的眉頭稍微舒展了些,開始在懸崖邊四處張望,“那么,有什么地方可以讓我們下去嗎?”

    “嗯!”布娜抹了把眼淚,又嘻嘻笑了出來,抬手朝著旁邊指了指:“左邊有個祭壇,上面有傳送陣的,我聽媽媽說過,那是前往深淵底部的唯一通路!

    穆老板額頭掛了幾道黑線:“是不是我不帶你下去,你就不告訴我這些?”

    “嘻嘻,你可以自己找的嘛,不過是多花費些時間!毙∝埮哪抗饴詭Ы器。

    略有點無語地搖搖頭,這是什么任務引導npc,設計這么人性化真的好嗎!如果心志稍微軟弱點的玩家遇到這種情況,過完任務之后小貓女可憐兮兮地央求玩家留下,有幾個漢子能狠下心拒絕!

    真是……

    穆老板有點想罵人。

    祭壇雖然殘破,但魔法陣在布娜激活之下,勉強還是能用的。

    傳統的六芒星式樣,只有正中有個傳送光圈,穆遷張開左臂,小貓女臉蛋紅紅地鉆到了他懷中,穆遷感受著手臂傳來的柔軟觸覺,一時間也有些注意力分散。

    不過分散的情況并不嚴重就是了。

    延時十秒之后,傳送陣光亮爆發,穆遷和小貓女的身影消失在了祭壇之上。

    終于,要到了最后的戰斗時刻了。

    噗噗幾聲,有些熟悉的藍色火焰從身周亮起,將山洞中照的透亮。

    穆遷松開了小貓女,將大劍抽出,橫在身前,慢慢走向了藍光照耀出的前方甬道。甬道盡頭,是一股股從天而降的血色‘河流’,顯示著,他們已經接近這些殺戮意念匯聚的源頭了。

    這承載傳送陣的山洞,是開辟在兩側的山體之上。

    甬道不過五十米長度,深淵中不時刮過的風聲,在甬道中回蕩著,發出嗚嗚的哀嚎聲。再有甬道外面那駭人的血光、 彌漫的血腥味道……布娜小臉發白。

    穆遷眼中,卻燃燒起了些許狂熱。

    終于要到手了嗎?

    a級隱藏職業!

    呼——

    甬道口突然掀起了一股疾風,剛走出甬道,站在深淵底部那平整石板上的兩人,立刻做出了應對。

    小貓女直接躲到了穆遷身后,穆遷則將大劍橫到了鼻梁前,免得那飛沙走石,破壞自己剛被人夸帥的臉龐。

    疾風過后,漫天的紅沙流速暴增,它們匯聚的那一點,似乎有一只巨獸張開了饕餮巨口,在鯨吞這些被穆遷幾天以來打碎的殺戮意念。

    只是紅色揚沙并不能發光,整個深淵地步黑暗異常,除了血色的光柱,無法用雙眼捕捉更多信息。

    “你看不到?哦,忘記你還是生靈,需要用那雙眼睛來觀察!

    一聲輕笑,如同拉家常般隨意的口氣,在兩人耳旁響起。

    小貓女嬌軀輕顫,躲在穆遷背后瑟瑟發抖,穆遷全身提防,防備著前方隨時可能出現的攻擊。

    那聲音又響起,像是從前方的某處傳來,分不出男女。

    “那給你這些,應該就有光了吧!

    那話音剛落,就聽嗡的一聲,一道藍色的沖擊波從前方幾十米外爆發而出,沿著地面席卷向了四面八方。

    背后傳來了呼呼的聲響,仿佛是母親做飯時會打開的氣灶,他們身后幾米之外,貼著巖壁出現了藍色的火焰,火苗嗤嗤的燃燒著。

    火焰墻壁,構成了百米長寬的擂臺,也封閉了兩人的退路。

    而這些火焰的光亮,將深淵底部照的透亮。

    這‘擂臺’正中,也就是殺戮者深淵的正中,有則三米高的祭壇,上面橫放著一口石棺。

    那從上方注入的血色沙流,在石棺上方幾米匯聚,凝聚出一點點似乎是真正鮮血的模樣,滴入了石棺之中。

    祭壇邊緣,一道人影很是隨意的坐在那,背靠著石棺、蜷起左腿,左臂搭在左膝上;一把窄長的兵刃靠在他肩邊,右手則輕輕撫摸著它的鞘。

    就算還不能看見信息,穆遷也知道這個人影的身份。

    第六任,殺戮行者!

    那依然分辨不出男女的聲音,在他耳畔響起,像是在自言自語:

    “雖然我現在,本應該做做樣子就算了,裝作不敵你的模樣,找個絕妙的機會,被你的大劍刺穿胸膛……因為這是我等待了無數歲月的解脫啊!

    “但戰斗的心,卻不可避免燃燒了起來,這又該怎么辦呢?”

    “身為執行這世間殺戮的使者,就這么被一個看起來沒有什么的家伙擊敗,真的是有些不甘心呢!

    “你想加入我們嗎?你需要殺了我,才能凝聚出完整的殺戮之心!哈哈哈哈!”

    石棺旁的人影仰頭大笑著,狀若瘋狂。

    布娜在他身后氣呼呼地罵道:“這家伙未免太狂妄自大了吧,嘲諷也應該是有限度的!”

    穆遷扭頭看了她一眼:“你怎么不害怕了?”

    被他一提醒,小貓女立刻有瑟瑟發抖了起來。

    穆老板哈哈一笑,“打的時候跟我保持二十米的距離,隱身的情況下幫我治療!

    “嗯,我會保護好自己,你不用分心管我的!

    深呼吸,平復心境,穆遷的目光漸漸冰冷,精神開始集中。

    大劍一橫,邁步向前。

    殺戮行者,殺戮之心,他來了!
六合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