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說網 > 重生之網游帝王 > 第四七六章 貓女營地

第四七六章 貓女營地

作者:第七圣劍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800小說網 www.snphaz.live,最快更新重生之網游帝王最新章節!

    不過這里到處都是,長相可愛、身材嬌小的貓耳少女,穆老板這幾個小時還不至于太過無聊……

    他在一個兩米見方的囚籠中呆著,技能、背包甚至玩家界面,暫時都無法打開,之前還跟他有過交流的系統大神,直接甩給了他一個恥辱的狀態:

    被俘虜。

    囚籠中被鋪上了軟軟的坐墊,他坐著倒也舒服。

    這是一處綠名npc的營地,囚籠周圍有十多個火堆,一群群獸人少女跪坐在各處小聲交談著,到處都是歡聲笑語。

    這處林間營地架著幾個大帳篷,好像這里就是她們的部落,不時會有幾個貓女從遠處回轉,帶著些獵物或野果。

    囚籠不只是囚籠,還被用作了衣架,四面都掛著少女貼身的衣物或者皮甲。穆老板身處其中,呼吸的空氣,都飄蕩著獸人少女獨有的芬芳。

    實在是,舒坦而又有點不好意思……

    “喂!吃飯了!”

    一旁傳來了呼喚聲,穆老板抬頭看去,又是那個抓他回來的小貓女。

    她頭頂的名字在前幾次交談的時候,就已經被穆老板套了出來,布娜·卡爾塔,暗影逐行者。

    小圓臉、大大眼,粉紅小嘴一點點,標準的動漫美少女的畫風。再有那毛茸茸的三角小耳,淺褐色的細柔長發,一看這個少女類型npc,就肩負著讓無數宅男玩家傾倒的歷史使命。

    好在穆老板相當淡定,也對各類美女有較高的抵抗力。

    除非是玲瓏這個級數,普通美女,也很難讓他有什么怦然心動和非分之想……

    “你們首領回來了沒?”

    穆遷隨意問著,手從籠子間隙伸出去,手臂路過幾件粉色的小衣,接著她遞過來的野果。

    咬一口就知道俘虜沒人權,這果子都是酸的!

    “還沒!必埮纳裆行o奈,警告道:“你現在是我們的俘虜,能不能有點俘虜的樣子!”

    穆老板抬頭看著她故作嚴肅的模樣,小圓臉嘟著嘴,感覺就像是一個小女生在跟自己撒嬌。他笑道:“那你說,俘虜該有什么樣子?”

    小貓女眨了眨自己的大眼,歪著頭注視著穆遷,這是在苦思冥想。

    她叉腰數落道:“應該為自己接下來的處境感到憂慮并惴惴不安……哪像你現在,在里面坐著跟一個大爺似的,好像這不是囚籠,而是您老人家的閨房!”

    “我樂觀!

    穆老板兩口將手中的果子吃完,一只大手又伸了出去,“還有沒?”

    “沒了!”布娜拍拍額頭,這動作的可愛程度,比小婉月萌度系數全面爆發,也是相差無幾。

    咕嚕!

    穆老板的肚子不合時宜地響了,無法打開背包拿食物,體力系統雖然沒被觸發,但饑餓,對游戲人物還是會有一定的影響。

    不然,堂堂穆老板,又怎么會伸手更一個小npc要食物?

    “真是的,我就不該抓你回來呢!

    布娜嘆了口氣,在自己腰間掛著的口袋里摸了摸,又摸出了兩個果子,有點依依不舍地放到了穆遷的手中。

    她郁悶道:“這是我分配的食物,給你吃吧!

    “我借一個!蹦逻w笑著拿了一個過來,又道了句,“等你們首領回來,確定我安全無公害,出去給你做好吃的!

    “我們這里食物有限呢!

    布娜將果子湊到了嘴邊,輕輕咬了一小口,面色略帶黯然,“也不知道村落那邊怎么樣了,我們雖然逃到了這邊有一段時間了,可一直沒有接到長老的信息。首領今天過去查看,這么久沒有回來,我突然就有些……不好的預感呢!

    這是劇情的信息。

    穆遷聽在耳中,稍微思索著,問了個剛才一直在問的問題:“你們的敵人到底是誰?魔獸?還是其他指揮種族?”

    看你們都是純潔善良的綠色友好名稱,那哥肯定就是過來幫你們的。

    雖然有點郁悶,這個殺戮行者的試煉為什么會遇到這么一堆可愛的貓女,但穆老板至今,還是沒感覺到有什么跟‘殺戮’有關。

    按照他之前的推測,應該是無休止的戰斗才對,他甚至已經做好了持續砍殺個十幾小時的心理準備。

    然而,囚籠、軟墊、少女的芬香內衣……

    好吧。

    “我為什么要告訴你?哼!毙∝埮话菏,“你現在只是我們的俘虜!在這里好好呆著吧!等首領回來,再決定你的命運!”

    說完,這貓女跟前幾次送水、送食物的時候一樣,扭頭走向了一旁,回到了跟其他貓女說笑的行列。

    好像這個營地中,只有布娜過來跟自己交談,其他的貓女偶爾看過來幾眼,或是走過來拿、放幾件衣物,穆遷剛要開口,就會忙不迭地跳開。

    獸族貓女,女性玩家最喜歡的一種游戲人物,以其小巧、靈敏的身姿,可愛的貓兒和貓尾著稱。

    貓族不對外開放男性角色,而整個貓族的npc部落,也是陰盛陽衰……

    這絕對有可能,因為設計師是幾個漢子的緣故。

    貓女是天生適合盜賊職業的種族,她們腳步輕靈、動作迅捷,又有種族天賦【貓步輕輕】,偷襲玩家摸boss簡直再合適不過。

    比如滅神眾的美女高層,有四千年第一貓耳娘之稱的醉小欣,就是個盜賊排行排名靠前的小美女。

    嗯,重點在美女二字。

    無聊地倚著那手臂粗細的木桿,如果自己能打開背包,拿出璀璨星辰劍,這些木桿,估計也就一劍的事。

    罷了,等劇情開始吧。

    虎落平陽被喵欺……

    說起被‘捕獲’的過程,穆老板也是挺無語的。

    他本來睡覺睡的安穩滋潤,但對周圍有人靠近,應該是會做出感應。

    但布娜也是個盜賊,而且是隱身技能等級挺高的盜賊,又有貓女的被動,就在他察覺到異常而想做出反應的時候,就聽咻的一聲,脖子上一點刺痛。

    麻痹毒素發揮作用,穆老板頭一歪,就從歪脖子樹的樹干上摔了下來,從那開始,他所有的操作界面已經沒法用了……

    至于這只貓女,是如何拖著他,一點點、磕磕絆絆地挪回營地,摔在地上時臉先著地的穆老板,并不想多回憶。

    按照之前幾次慣例,她會在一個多小時之后給自己送水。閉眼假寐,反正這里的一個小時也就相當于外面時間的兩分鐘。

    那就繼續養精蓄銳吧。

    說不定,什么時候就要跟這些貓女……的敵人,大戰三百回合。

    想想這個布娜看到自己揮舞大劍,肯定會露出某種驚訝表情的畫面,穆老板眼角就帶些笑意。

    她只是一個普通的npc,精英都不算。

    等級六十五,血量六萬二,在同等級npc中,血量都應該算是稍微薄弱的。

    不過話說回來,被這么一個小貓女捕獲,還真是穆老板戰斗史上的一大恥辱……

    潛鋒的行會頻道,此時此刻也是格外的熱鬧,因為幾個元老的意見產生了分歧,讓高層們都各抒己見。

    香腸:“我就覺得,打下去就得了,沒必要非等大遷回來再決定打還是不打,直接把這個蔚藍星空打趴下!”

    此時,穆老板去了罪孽之城,已經不是什么秘密。

    不然這個時間點,平時在線時間這么穩定的穆老板竟然不在線,潛水眾也不是太理解。

    “這畢竟和我們發展規劃不相符,”老狼勸道,“我們現在就算打下蔚羽城,之后怎么辦?建第三、第四分會?步子邁太大,小心扯著蛋!”

    牛魔王沉聲道:“老狼說的有道理!

    狐貍大姐卻嬌喝一聲:“不將他們趕盡殺絕,他日注定要養虎為患!”

    牛魔王想想,又沉聲道:“狐貍說的,也有道理!

    小婉月:“牛大叔你能不能有點自己的主見!主見!”

    “好吧,我覺得,咱們其實沒必要在這里繼續打下去!迸D醭谅暤,“現在人員大多過不來,如果動十萬人級別之上的行會戰爭,那咱們后方三主城防御空虛!

    “我哥說的對!”芭蕉扇脆生生地喊了句,吐吐舌頭趕緊閉麥。

    潛水眾們都在那邊聽著,這些大佬最后決定繼續打,那他們就接著打下去,反正打的也挺爽。

    流浪詩人:“投票吧,七組元老全在,我支持穩固發展,先放過蔚羽城?缍壷鞒钦既壷鞒,沒多大意義!

    統計結果很快出現,老狼、流浪、牛魔王支持回去,而香腸、狐貍大姐、亞力山噠,卻堅持想將蔚藍星空直接打垮。

    養虎為患,是他們堅信的理由。

    故而,潛水眾上上下下的注意力,都放到了半天沒開過口的玲瓏身上。

    至于婉月的意見……說出來如果和姐姐不同,肯定會被姐姐大人否定,如果和姐姐相同,那也沒什么說的必要。

    小騎士淚流滿面中……

    “如果假面在這,他會說什么?”玲瓏弱弱地問了句。

    幾個元老卻是一臉沉思狀。

    香腸突然開口:“我跳票,回去吧!

    “哥!要不要這么沒底線!眮喠ι絿}一手扶額。

    話音剛落,狐貍大姐也開口說了句:“我也跳票!

    “為啥變卦這么快,給個理由先!

    “因為玲瓏剛才提醒了我們呀,”狐貍大姐嬌笑著,“如果會長在這,他會說什么?”

    “咳!”香腸清了清嗓子,用不以為然的語氣模仿著穆老板的淡然,“啊,不過是些手下敗將,之前我們那么弱的時候一點點將他們擊敗,現在我們潛水完全有碾壓他們的力量,還擔心他們以后會翻了天?”

    玲瓏:“假面哪有你這種做作的語氣!真是的!”

    “好吧,你是大嫂你說了算!

    潛水眾頓時笑鬧一片。

    流浪詩人卻道了句:“準備狠狠打他們一波,打贏了就撤!”

    潛水眾轟然應諾。

    他們在這幾分鐘內,決定了蔚羽城諸多玩家未來的游戲體驗,也決定了蔚藍星空這家新建行會的命運。這就是強者對弱者的支配體現。

    而穆老板又迷糊了一個多小時之后,被布娜喊醒。

    “喂!”

    “嗯……我不叫喂!蹦逻w從囚籠中站了起來,又伸了個懶腰,哈欠連連,“我名字叫假面帝王!

    “帝王?”布娜上下打量了他兩眼,那百夫長防具套裝的‘樸實’式樣,讓她撇撇嘴,目光略帶不屑。

    她差點就隨口說出‘就你’這兩個字……

    “名字只是一個代號,不要在意這些細節!蹦吕习宄对掝}的功力,又豈是這些npc可以提防,他問這那個已經問了幾遍的問題:“你們首領回來了沒?”

    “沒呢!辈寄劝櫰鹂蓯鄣拿碱^,小嘴癟癟的,“我也有些擔心首領,只是首領離開前,讓我們守住營地……”
六合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