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說網 > 重生之網游帝王 > 第四六四章 劍神退路

第四六四章 劍神退路

作者:第七圣劍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800小說網 www.snphaz.live,最快更新重生之網游帝王最新章節!

    “我要這個紅燒肉,還有那個紅燒肉,還有那個那個!紅燒肉!”

    橙子可愛的喊聲讓為她盛菜的廚師笑瞇了眼,提醒道:“還是合理膳食,也要吃點蔬菜才行啊,小姑娘正在長個子的時候,瞧你瘦的!

    橙子端著自己的餐盤,淚流滿面而去,而這種滿滿善意的話語,自己好像也沒法反駁嘛。

    木子風、程佳端著空空的飯盒,從左右而來,有意無意地,站在了一起。

    程佳冷漠的臉色看的那廚師都是心驚肉跳。

    “你昨晚去了哪?還用了干擾水晶!彼唤浺獍銌栔。

    “我都屏蔽信息了,那當然是去做秘密的工作了!”

    “自己注意些!

    “遵命,女王大人!蹦咀语L低眉順眼。

    程佳又端著幾碟青菜,走入了幾米外的用餐室,里面的幾個年輕男女正對著屏幕中的畫面扒拉著飯。

    他們趁著吃飯的機會,當然例行公事要研究下老板大人剛出的視頻續集。

    “!這是什么鬼?為什么就給我這么幾塊肉,全都跑你碗里去了!”矮人大嗓門的毛病也像是蔓延到了現實世界,狂錘天下叫囂著要去找大廚算賬。

    廚師默默地抽出了自己腰間的兩把殺豬刀,靜靜地等待著。

    每個幾把刷子,怎么能在潛鋒站住腳跟?

    還好狂錘天下只是隨便喊喊,沒能真的沖出來。

    除了真正的矮人勇士,一般的矮只是有個大嗓門,但膽量卻是出了名的弱雞。

    看程佳端著餐盤走了進來,狂獵天下習慣性地想湊過去,但像是想起什么,強行忍住了走過去的沖動……

    “哦?怎么了你?”洪棱進感覺有些奇怪地問了句,“這不像是你的風格啊獵哥!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這兩天,嘿嘿,我就不去她面前湊合了!

    “為啥?”小紅左臉寫了‘單純’,右臉寫了‘無知’兩個字樣。

    狂獵天下一手扶額,道了句:“不必每件事都問這么清楚,你還小,不懂女人一個月總有幾天,戰斗力特別強悍!

    洪棱進不明覺厲。

    “慢慢學吧,”狂獵天下嘿嘿一笑,繼續低頭對自己食物進行人道主義毀滅。

    戰斗力特別強悍?

    洪棱進卻記住了這個話語,想了半天不得什么結果,不過他好在還有個人能夠去詢問,且不會感覺有什么不好意思。

    “小騎士?婉月……大人!”

    “這就對嘛,是不是通過語音,已經能感覺到姐剛才銳利的眼神了?哼!”

    “那個,我問你一個問題,有關女人的。每個月什么時候你們都會變得戰斗力異常強悍?”洪棱進沉聲說了句,又補充道,“可能是類似于狼人變身之類的!

    小婉月聞言眨眨眼,無語道:“這你問我干嘛?女人的問題,我也不是很懂啊!

    “……那好吧!

    “這個,要不要我幫你問問我姐吧!蓖裨逻是很善良的,看出洪棱進同學是真的很困惑。

    “這就不用麻煩玲瓏小姐了……千萬不要麻煩玲瓏小姐!我只是一時間好奇。對了,你現在在干什么?”

    “打人呀!

    婉月手中盾牌揚起,又落下,逼近她身前的一名劍神盜賊被直接打退,狼狽地倒在了地上。

    “有人想跟我單挑來著,不過我好像贏了吧!蓖裨抡UQ,對一旁站滿的潛水眾說了句,“把他打死吧!

    這句話的語調,之輕松寫意、溫柔可人,讓洪棱進滿頭大汗。

    一法師抬手,那名盜賊注定要調出六十級。

    劍神的玩家中,有點血性的玩家并不少,此時能夠站出來繼續為了劍神的榮譽和生存空間戰斗的,并不多。

    玩家們對行會的歸屬感,越來越弱了。

    追月城,劍神的玩家被堵在城中,去哪都被潛水眾限制身形。

    和其他的行會戰爭不同,追月城各處并沒有什么急紅了眼罵的臉紅脖子粗的情形,劍神的玩家也沒對潛水眾有太多言語攻擊,畢竟他們輸了,不服氣也不行。

    又不是第一次輸給潛水了,有什么好氣憤的呢?

    潛水眾霸占了城外的各處練級點,但玩家們顯然對練級沒什么興趣,都在到處組隊獵殺劍神的玩家。

    四面城門,也已經被潛水占下,設置了一些人墻關卡,漸漸地將還頂著劍神名號的玩家,封死在了城中。

    一夜,劍神的玩家數量,從會長到見習成員的數值,縮水了百分之三十五。

    近三萬人退會,不少還是跟行會很久的主戰玩家。

    而退出行會的玩家,沒了血殺令的標識,潛水眾會為他們放一條離開本城的通路。

    同城頻道,狐貍大姐發了個條消息,說的很簡單,是劍神玩家退會則不予追究,追月城也將會是和仰月城相似的模式,這里會留出資源給散人玩家。

    潛水現在,已經在為追月城今后的發展在考慮,顯然一座空蕩蕩的主城,并不是他們想要的。

    只是允許原劍神的玩家在追月城發展,作散人模式發展,這種自信和大度,卻是劍神玩家所沒有想過的。

    “盾哥,你上線了啊!

    “嗯,”劍神一盾嘆了口氣,也不用去看行會頻道,他現在對于有多少成員流失,已經完全不是很在意了。

    劍神的敗亡,已成定局。

    凝聚人心的核心被潛水打散,他們現在還能有什么辦法,去有臉挽留那些昨天為了行會傾盡一戰的玩家?

    “軍師現在在哪?”

    “酒館開會!

    “我過去看看!眲ι褚欢車@了口氣,想繼續向前,而他身旁的玩家卻抬手攔下。

    這玩家猶豫地說了句:“盾哥,軍師說了,這場會議你不必參加!

    劍神一盾眉頭皺成了川字,喝問道:“為什么?我的權限難道不夠嗎?”

    “因為那不是劍神行會的會議,”從旁邊路過的熱血青年,露出些冷笑,他并不是有意想過來給劍神一盾添堵,只是現在劍神玩家能夠活躍的范圍太小,他們湊巧遇上罷了。

    但既然遇上了,熱血青年當然要好好嘲諷下,這個對自己多次‘出言不遜’的家伙。

    然后他就哈哈笑著說了句:“他把你們劍神的高層都當成傻子一樣耍,哈哈哈!你現在還不覺醒呢?”

    猖狂的笑聲中,熱血青年走向了酒館的方向,就像是一只勝利的戰斗公雞。

    兩旁的潛水眾對他投來的目光滿是無語,這貨輸都能輸的這么開心,果然不愧是當初潛水有段時間最強大的敵人。

    “仔細想想,咱們潛水能夠快速崛起,這家伙的草包功不可沒?”

    香腸嘿嘿笑著,身旁就是流浪詩人,他們隔著幾重人墻,看到了剛才的那一幕。

    流浪詩人笑著點頭:“你這句話說的,倒也在理!

    “對了流浪,聽這話的意思,詭狐好像還有其他的打算?”香腸疑惑地問著,“總感覺,我們好像是,助紂為虐了一樣?”

    “天性薄涼想做什么,從很早之前已經露出了破綻,只是劍神的高層無力阻擋吧!

    流浪詩人下巴朝著那邊抬了抬,示意香腸繼續看戲。

    劍神一盾猛地將身旁盜賊的衣領抓著,把這玩家直接提起來,“什么時候!你為什么不說!”

    “盾哥,大家只是想有條退路!蹦峭婕业吐曊f了句。

    “退路?”劍神一盾雙手猛推,那盜賊身形踉蹌后退,站在那卻低下頭。劍神一盾攥拳罵道:“就是因為這退路!我們才會!我們才沒能堅持打下去!這是什么退路?!這是絕路!”

    他瞪向了周圍那些劍神玩家,卻發現他們一個個都低下頭,沒人敢跟他目光對視。

    “你們、你們,都……”

    劍神一盾向后踉蹌了半步,這些他平日里親近的兄弟團,此時卻如此的陌生。

    “盾哥,大家都知道你性子,所以一直到今天才說!币蝗说吐曊f著,“軍師還是很看好盾哥你的……”

    “滾!都滾!”

    劍神一盾瞪眼罵著,“你們這些!你們這些吃里扒外的!咳咳!咳咳咳!”

    他氣沒喘上來,一陣激烈的咳嗽,人群中有個女弓手匆匆而來,站到了劍神一盾身旁。

    劍神一盾劇烈咳嗽著,抓著身旁這女孩的手腕,低聲問道:“你也知道了?”

    “我是剛上線的時候知道的!

    這回答,讓劍神一盾心中莫名松了下,如果她回答是昨天,那恐怕劍神一盾的精神都會崩潰掉。

    那種被全世界欺騙、耍弄的感覺,實在是難熬。

    “魔,我們現在該怎么辦?”

    “我去找天性薄涼!”劍神一盾咬牙罵著,大步朝著前方奔走。

    但那團玩家,本來就是帶著軍師交給他們任務的這團玩家,平日里劍神一盾最親近的這些玩家,此時卻攔在前路。

    “盾哥,軍師問你一句話!

    “說!眲ι褚欢芤а阑刂。

    “你如果答應跟軍師一起奮斗,第一副會長虛位以待,但如果堅持留守在劍神,這次的會議你不能參加!

    劍神一盾沉默了幾秒,突然大吼了一聲:“滾開!”

    他像是受傷的雄獅,那猙獰的面容讓這些玩家心中有些發顫。

    但玩家們卻搖了搖頭,繼續這么站在了他面前。

    劍神一盾緊緊攥著拳,如果這不是城中,他估計已經抽出單手劍沖上去了。

    一旁的潛水眾突然開始移動,朝著劍神精英擁擠而來,場面頓時變得異;靵y。

    劍神一盾看了眼在一旁露出了身形的兩人,香腸和流浪詩人。

    香腸對他攤攤手,滿臉的無辜狀,不過他不知道是善心大發還是覺得劍神一盾這人不錯,那張平時就有點‘欠費停機’嘴,今天竟然沒有出聲‘調戲’。

    “其實,”流浪詩人卻說了聲,“天性薄涼想金蟬脫殼,對劍神的玩家而言,也算是不錯!

    說完,他看著面容有點猙獰的劍神一盾,也只能聳聳肩。

    對于人劍神的事,兩個潛水的高層,并不想太過干預。

    劍神一盾趁亂,朝著酒館的方向擠了過去。

    流浪詩人和香腸對視一眼,覺得了解敵人的戰斗部署,是一件很有必要的事,潛水眾開路,兩人也施施然跟了上去。

    站在酒館的百葉門前,劍神一盾卻停住了腳步,他能聽見里面那激昂的演講。

    這聲音,是劍神負責分管后勤的那名副會長,劍神一盾聽得出來。

    “……我們不是逃避!不是畏懼!這是破繭成蝶的一個過程!我們必將一飛沖天!軍師、不,現在應該叫會長了……”

    一旁街道,香腸和流浪詩人正在小聲嘀咕著。

    “他肯定是破門而入!

    “我怎么覺得他會扭頭回來!绷骼嗽娙顺址磳σ庖。

    “打賭?一百枚金幣的!”

    “可以!
六合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