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說網 > 重生之網游帝王 > 第三九零章 如何打發無聊的回程

第三九零章 如何打發無聊的回程

作者:第七圣劍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800小說網 www.snphaz.live,最快更新重生之網游帝王最新章節!

    為了守住結界,他們殫精竭慮、拼死戰斗;

    為了完成劇情,他們無怨無悔,砍殺著怪物。

    可結果,只獲得了一張好人卡、幾十萬點經驗、一個美人魚救贖者的稱號,以及百分之三十的劇情完成度。

    這讓幾人稍有些不滿。

    牛魔王:“美人魚簡直比那群牛頭人npc還摳!”

    花小葬:“這些魚窮是真的,也不獎勵幾件極品裝備!”

    苦哈哈哼道:“殺的這些boss已經給了好多裝備了,是你們眼光太高看不上!

    叮!系統提示:美人魚村落的幸存者已經成功修補結界,這里暫時恢復了安定。請將這里的情形帶回陸地,并聆聽那負心者的懺悔吧。

    最后這百分之十劇情度,是要去回去告訴那個負心漢再拿了。

    “咱們就這么走了嗎?”

    玲瓏扭頭看著遠處那五彩的光罩,它像是一個巨大的彩色氣泡,飄蕩在海水深處。

    “對啊,做完任務當然要走了!被ㄐ≡嵝Φ,“帶你們回去看看那個老負心漢,你們想怎么罵就怎么罵,我絕對不攔著!”

    “總感覺,這劇情好像錯過了點什么呢,感覺好簡單!

    苦哈哈小聲嘀咕著。

    “是我們屬性太強,這只是五十七級劇情的原因吧!绷岘嚾绱私忉屩,倒也能解釋的通。

    這時,穆老板突然在隊伍中說了句:“那個,有兩個消息,一好一壞,你們先聽哪個?”

    “當然是先聽壞消息!”花小葬搶先開口,“不經歷風雨,那能見彩虹!”

    “我們的潛水艇被鯊人砸爛了,看來,也只能走著回去了!彼粗媲暗男『现衅扑榈牧慵,如此說了句。

    幾人一驚,跑前幾步到了穆遷身旁,臉色齊齊垮了下來。

    苦哈哈忙問:“那好消息是什么?”

    “避水魔法陣還能持續使用,而我還記得回去的路!

    一行人集體凌亂在海底。

    移速、地形、方向、海流……

    穆遷稍微計算了下,對著有些無精打采的幾人鼓勁道:“加油,咱們只要走四小時五十分鐘!”

    花小葬面色凄然,一把單手劍橫在白皙的脖頸前,恍若那經典的霸王別姬的橋段。

    牛魔王大呼:“女施主不可!”

    “不用管她,”墓大叔哼道,“她要舍得自己百分之三十的經驗,那我就陪她死回城!

    “臭大叔,這么了解我干嘛!被ㄐ≡徙厥栈亻L劍,無語道,“那這么漫長的時間,我們該做什么?”

    小玲瓏自動觸發‘隊長跟隨’狀態,走在穆遷身旁,她笑道:“這比在練級點刷怪有趣多了,你們不覺得嗎?”

    花小葬勉強笑了笑:“還好吧,看半個小時起碼不會審美疲勞!

    其實仔細想想,設計這個劇情的團隊,應該不會認為他們能在那條海溝中找到沉船和潛艇,而需要在來回花費十個小時的趕路時間。

    因為這漫長時間,從而稍微降低了劇情的難度、減少了任務內容,也并非不無可能。

    做劇情的升級速度,怎么也要比普通刷怪升級速度快些,不然玩家哪有動力去推動游戲劇情的發展。

    時間,也不能真就浪費在趕回去的路上。

    穆遷想了想,對隊伍中的三名潛水高層問了句:“現在幾點?”

    玲瓏應道:“快到下線的時間了呢!

    “反正閑著也沒事,咱們在行會頻道搞個活動?”穆老板笑道:“一是給醉月城的獲勝慶功,二是增進新老玩家的感情,三是……可以讓我們打發下無聊的時間!

    牛魔王、玲瓏、苦哈哈大以為善。

    玲瓏問:“搞什么活動?”

    花小葬假裝自己已經是潛水的玩家,“講鬼故事大賽!”

    苦哈哈縮了縮腦袋,低聲道:“不要這樣好不好,我膽小,還是跟室友兩個在外面租房住!

    牛魔王咂咂嘴,牛皮都不能阻擋他臉上胭紅的顯現:“要不,就真心話大冒險好了!

    同隊的五人,包括穆老板,都是一種以審度外星人的目光,上下打量牛魔王。

    這牛頭漢子縮成一團,走路都有點扭扭捏捏。

    苦哈哈:“你已經不是第一次暴露自己少女心了,牛哥!

    墓:“我還是覺得悲壯的形象更適合你一點!

    “咳,”穆老板也對這愛將的純潔稍感無力吐槽,笑道:“就接號吧!

    “接號是什么?”

    “簡單的傳遞游戲!

    穆老板已經撥通了對老狼的語音。

    幾分鐘后,正式的、臨時的,精英的、普通的潛水眾,都接到了來自于行會主頻的管理廣播:

    “喂?喂!試音,有聲音沒?我是老狼,兄弟姐妹們好,我是老狼!這里是老狼tv!”

    香腸插了句:“你確定是t不是a?”

    “這位同學能不能不要打岔?半年工資已扣啊?,我懷著比較悲痛的心情告訴大家一個消息,我們敬愛的會長大人今晚……策劃了一場行會活動!

    一大波文字消息正在刷屏:

    “副會長這大喘氣!”

    “能不能一次說完,我還以為咱會長被朝陽區群眾舉報了呢!”

    “啥活動?”

    “不要吵!聽我說規則!”

    老狼吼了聲,繼續道:“很簡單,行會所有正式成員都有一個成員編號,接下來,我隨機指一個編號,被選中的玩家如果在線,那他的任務,就是用聲音的形式,把大家逗笑!

    “高層都行動起來,選到哪個玩家,就立刻打開語音限制。而評委嘛,就是你們這群,有權限在主頻說話的精英團團長級別以上的同志!

    “成功逗笑大家的,獎勵金幣五十枚!悄悄告訴你們,咱們會長也在聽哦。好了,我現在隨機選一個號碼……好巧,竟然是狐貍大姐!”

    正在練級點從事大面積燒烤作業的狐貍大姐嬌軀一顫,行會頻道罵道:“你果然隨了個好機!你知道我編號多少嗎!”

    嗤嗤幾聲,有玩家忍不住笑出聲。

    “笑了吧,嘻嘻,我過了!”機智如狐貍大姐,又隨意點了個名,“到你了流浪!你們都給我嚴肅點!憋笑!”

    行會中的一群人趕緊閉嘴。

    “我……就算不隨機,就不能意思意思弄個形式?”流浪詩人頗感無力地回了句,笑道:“那我也講個笑話。你們知道老狼喝酒之后是怎么樣的嗎?我記得,他……”

    話音沒落,就聽一人噴笑了出來: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狼會喝酒?呃……那個,是副會長?我去,我不是故意的!”

    叮的一聲,該團長被副會長禁言。

    流浪詩人果斷扔包袱:“我過關了,下一個。編號一萬整的是誰?出來吧!

    “是我團里的!可她說她現在不在……”

    如此傳了十幾波,一個完整的笑話或是故事沒講成,行會頻道中笑出了百八十個神經病。

    “會長,”牛魔王憂心忡忡地說著,“這么下去,影響兄弟們的智力水平啊!

    穆老板大手一揮:“那就改唱歌大賽吧!

    這下,可是苦了這群平日里熱血拼殺的好戰分子。而實踐證明,讓他們用心歌唱,比講笑話更有笑料。

    行會頻道中很快又笑出了千八百個神經病……

    穆遷扛著大劍行走在海底,聽著熱熱鬧鬧的行會頻道,眼角都帶著一些笑意。

    很久沒如此放松過了。

    一妹子正在那唱一首蟲兒飛,下方的鼓掌表情符刷滿屏幕,重點不是這妹子唱的怎么樣,實在是單身又漂亮。

    “假面,看他們這么熱鬧,是不是很有成就感呀!

    小玲瓏從旁邊湊了個腦袋過來,伸手戳了戳穆老板的銼鋒戰甲。

    “什么成就感?”

    “就是那種……”她抓著法杖比劃了兩下,像是在拿著刀劍砍殺,“類似于你在外征戰,他們在你的保護下安居樂業的成就感!

    “我怎么會有這種成就感的,”他笑道,“不過你這么說,我倒還真有點感觸了!

    “感慨雖然光陰流逝,但幸好,有我這么溫柔機智的美少女陪在你身邊嗎?”

    “咳,我只是感慨現在想跟他們逗趣,都有些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為什么?”她眨眨眼,邁前兩步,在他面前不斷倒退著!澳闩紶柛麄兺嫱骠[鬧,那不也挺好的嘛。雖然不知道為什么,但你平時壓力都這么大!

    “我哪有什么壓力!蹦逻w搖頭一笑。

    “你就當哄我開心不好嘛!彼p聲撒嬌,也怕被別人聽去。

    “我一開口,他們誰還敢笑?”

    小玲瓏眨眨眼:“我肯定捧場,給你笑一個的!

    穆遷:“好吧!

    “你等會哦,我去給你安排下!

    玲瓏閃爍到了他們行進路線的前方,開始在好友頻道策劃著什么,臉蛋上掛著些許笑容。

    穆老板抬手想阻止,但看她那滿是熱切和笑意的臉蛋,也就將話咽了下去……

    那唱完歌的妹子突然接到了團長發來的信息,眨眨眼,在行會頻道有點怯怯弱弱地說了句:“我能不能讓會長接號?”

    老狼果斷道:“可以,當然可以,會長也是咱們行會的一分子!”

    香腸:“會長會唱歌!我們舍歌都是他教的!”

    “團結就是力量?”小婉月弱弱地喊了句。

    流浪詩人:“不是,我們當時四兄弟參加校園什么歌唱大賽的時候,唱過一首老歌。會長,來一個吧!

    穆老板終于開口,他笑道:“那不如我們四個一起!

    潛水四大佬要合唱,行會頻道瞬間安靜了下來。

    一群潛水的玩家奔走相告,不少已經下線的玩家看到手機上彈出來的信息,直接撲向了游戲頭盔。

    同隊的墓和花小葬也被牛魔王偷偷拉入了行會臨時成員的行列,能聽到行會主頻的聲響。

    滿屏的文字信息已經各種期待,絕對數萬人演唱會級別……

    海底某處,小婉月激動道:“我師父要唱歌了!”

    洪棱進震驚不已,而后郁悶道:“為什么我是這邊的會長,這也不能退啊!

    老狼咳了聲,開始哼了起來,想他們四兄弟當年也是敢去參賽的水平,清唱倒也有點味道。

    就算當著這么多人面有些緊張,可誰敢說不在調上?

    老狼:“消失的光陰散在風里,仿佛想不起在面對。流浪日子,你在伴隨,有緣再聚……”

    香腸完美接唱:“天真的聲音已在減退,彼此為著目標相聚,凝望夜空,往日是誰,領會心中疲累……”

    人不可貌相,香腸一開嗓,這情緒已經醞釀到了傷感的層次。

    流浪詩人:“來忘掉錯對,來懷念過去,曾共度患難日子總有樂趣!

    “不相信……”穆遷雙眼泛著些水霧,仰頭看著海面,眼前卻是一亮:“海面有情況!牛魔王!上!”

    行會頻道頓時傳來一陣叮鈴咣當的倒地的聲響。
六合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