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說網 > 重生之網游帝王 > 第三三四章 潛水這家小行會

第三三四章 潛水這家小行會

作者:第七圣劍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800小說網 www.snphaz.live,最快更新重生之網游帝王最新章節!

    精靈賊一挽袖子,霸氣十足地說著,又在語音中用吼了嗓子:“狼哥等我會兒,我先英雄救個美!”

    剛送走圣三臟的老狼聞言,精神當時就一震:“哦?有這好事怎么能不叫我!在哪呢?”

    “北大街!城門口不遠!”

    “你先救著,我就來!加我進隊伍!”

    狼哥今天怎么對這種小事如此上心?難道……

    動心只有一秒:“嫂子不在?”

    老狼:“哈哈,你狼嫂剛好不在!”

    “我就知道!

    這邊正閑聊,就見一劍士從前方大踏步而來,一雙銳利的目光盯著動心只有一秒,自然而然就聯想到了什么。

    精靈賊好歹也是跟穆老板混過的家伙,此時不以為然地輕笑著,一只胳膊卻抬起,攔住了要從他身旁路過的這漢子,扭頭朝著身后的詩青仙子問了句:“就是他?”

    “嗯!痹娗喱F在眨眨眼,眉目間略帶些厭煩,顯然之前也有過這種經歷。

    那英俊小劍士卻道:“詩青,我的心你該懂得,我之前只是一時糊涂,現在已經徹底想明白了。我的世界不能沒有你,那會像是沒了水的孤單魚兒……”

    “停停停!打!”

    動心只有一秒掃了掃胳膊上的雞皮疙瘩,額頭掛了幾道黑線。

    原本以為自己在泡妞這方面你已經夠不要臉、咳,夠有格調的了,沒曾想竟然碰到了高人。出言道:“這位兄臺,人仙子明顯對你沒興趣,咱能不能要點臉!

    “你又是誰?”劍士直接亮出了自己的名號,出來混的,沒個團長、副團長的名頭,還真就不好頂著游戲名溜達。

    欣楚源,金玉商盟第十二精英軍團副團長。

    動心只有一秒在隊伍中立刻問了句:“金玉商盟的一個副團長調戲咱們家妹子,副會長這怎么辦?”

    “雖然現在挑釁金玉商盟有點讓人說咱們潛水膨脹了……”老狼沉吟一聲,“但我們就是膨脹了怎么的吧,攆出去!”

    精靈賊身軀一顫,這副會長行事竟然如此霸道,果然是他們潛水的風格。

    故而又冷笑一聲,對那英俊小劍士道:“怎么,想用金玉商盟出來嚇唬人? 不看看這是誰的地盤?誰罩的嗎?”

    話音一提,周圍已經等待多時的一個個玩家,朝著這邊直接聚了過來。一個個面帶冷笑,挽著袖子、活動手腕,匪氣自然而然地流露著。

    那英俊劍士欣楚源愣了下,這里距離冰原城的范圍太遠,沒人認識他們金玉商盟?

    應該是這樣,自家行會雖然是商盟,但那是游戲勢力中數一數二的商盟,行會實力排名也在中國區前十,相當的嚇人了吧?

    為啥這些人都好像,對他的身份不是太在乎呢……

    費解。

    “哼,我沒有用金玉商盟壓你們這家小行會的意思……詩青,這是咱們兩個之間的事,我們出去說不好嗎?”

    小行會?

    動心只有一秒嘴角微微抽搐,感受著周圍那已經開始聚集的殺意,真想提醒這家伙一句:

    口無遮攔真會挨揍的。

    “我們兩個,有過什么私人關系嗎?”

    詩青皺眉,輕輕吸口氣,直接說道:“原本我們也只是關系稍微近些的朋友罷了,我沒在游戲里答應過你什么,現實中也跟你不認識。而且當初是你去主動追的金玉商盟的那位大小姐,我對你的好感也在那時候干涸了。所以,現在也別來騷擾我好嗎?”

    此言一出,圍過來的潛水中果斷對那英俊劍士嗤之以鼻。

    “這貨竟然還有這種歷史?沒想到玩游戲還能遇到陳世美啊!

    “長得好看了就是不靠譜……我是說咱們男人!

    “讓他在這白話什么,弄出去吧直接!

    一群人說著就要湊上來,那英俊劍士面色一急,朝著詩青呼喚道:“詩青,我真的已經想明白了,人都有犯糊涂的時候,原諒我好不好!”

    詩青仙子面色稍有些猶豫,站在那低頭想著什么。

    動心只有一秒背著手,目光掃視天際,不經意地在牙縫中擠出了一句:“我們男人啊,都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啊!

    詩青抬頭看著欣楚源,隨后慢慢搖頭,轉身走向了街道。

    “詩青!”英俊小劍士想向前追逐,卻被一群潛水眾一人一只手摁了下來。

    混在人群中的一妹子木杖一抬,蓬的一聲,這英俊小劍士身形直接消失在了原地,地上也多了個剛到普通玩家膝蓋的綿羊羊羔。

    祭祀的變羊術。

    “喲……好可愛!

    “我戳!

    “兄弟們上!薅羊毛了!”

    慌亂的小羊羔在人群包圍中一陣溜達,但苦于不能自己解除這個其實是保護的狀態,又沒祭祀主動給他凈化。

    本想喊句:‘潛水!你們惹了不該惹的人知道嗎!’

    然后就發出了一連串的‘咩’,惹得周圍的玩家發出一陣陣,讓他聽起來相當刺耳的笑聲。

    白光一閃,這人卻是直接下線了,周圍潛水眾始料未及,一個個略帶無聊地各自散去。

    等老狼興沖沖地跑過來,看到啥事也沒有,一只手勾住了精靈賊的脖子,面帶微笑,抽出了腰間的匕首。

    “小子,你覺得你狼哥每天時間很多嘛,竟然敢消遣我!

    “狼哥有話好好說,你來晚一步,這邊都救完了啊!

    “你不會拖延到等我霸氣登場的時候嗎!”老狼哼了聲,“你救的哪個美?”

    “詩青仙子,就是上次你見過的那個!

    “原來是她!崩侠敲『酉肓讼,點頭道,“那沒事,當英雄救她的機會應該會有很多。你追上了沒?”

    精靈賊也只能一陣干笑,“別鬧了狼哥,你又不知道我現在心只屬于一個人!

    “好吧,弟妹哪天領來看看啊!

    “領不來的……”精靈賊嘆了口氣,想著那遠在不知道哪個方向的心上人,也只能凄婉的再一嘆。

    “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

    “臭小子搞這么文藝干嘛,走去喝一杯,一起練級!”

    兩賊勾肩搭背的身影漸漸消失在了這處街景。

    潛水四兄弟現在各都是事務繁忙,潛水小分隊也難以舉起練級了,老狼卻也只能再培養幾個,能隨時聊天解悶的基友下線……

    古地精遺跡第五層,地精武備庫的一號倉庫中,幾人正在一處窗口砍那些路過的機械。

    當恢復了氣力的穆遷,一劍打碎了倉庫角落窗戶的水晶光源,就將一個鑲嵌在倉庫四周石壁上的一個兩米寬窗戶暴露了出來,幾人果斷選擇在這里卡位引怪。

    弓手引怪,隔著窗戶那些魔能機甲也無法沖進來,只能揮舞著一個個鋸齒,不時在窗口周圍石壁上摩擦出一連串的火星。

    婉月和洪棱進這對小冤家的和平沒持續幾秒,此時又吵吵鬧鬧了起來。

    “本騎士已經經過了五十九級金名boss的考驗!可以當主坦了!”

    “那也要我先抗!”

    “我抗,下個boss必須本姑娘扛!”

    兩人針尖對麥芒各不相讓,額頭都快頂上額頭了,各自擺出一副兇狠的模樣在那對立著。

    反正這種卡位刷怪不用他們什么事,前面有兩個暴力近戰、后面有兩個狂暴遠程,他們在旁邊斗斗嘴吃經驗就行了。

    豈料狂錘天下友情提醒了句:“你們兩個別離這么近,誰一個不小心就要親上了啊!

    這對少年少女小臉一紅,各自哼了一聲,扭頭轉向了別處。

    玲瓏這當姐姐的才能松口氣……

    香草奶昔突然問道:“老板,咱們下個boss會是誰?”

    “我也沒做過這個劇情,”穆遷大劍輕松地揮砍,“這個自然不知道,怎么突然問這個?”

    “我在總結規律,”香草奶昔計算著,“一、三boss都是近戰的雄性怪物,二四boss是遠程的女性怪物。那第五個boss應該是個近戰類公的才對!”

    狂錘天下點頭道:“好像有那么點道理!

    穆遷笑道:“你算這個做什么,專心打怪!

    “哦……我算算,能不能給咱們中國區的大劍帝王,爆把極品點的大劍出來呀!毕悴菽涛糨p笑著說。

    穆老板卻搖搖頭:“極品裝備這種東西,命里有時終須有,命里無時莫強求!

    “老板好灑脫!”狂錘天下趕緊拍馬屁,不過發現老板并沒有對自己投來任何贊許的目光,也就撓撓頭,有點尷尬地繼續耍板斧了。

    不過穆遷心里,還是稍有些小期盼的。畢竟此行已經出產了三件極品武器,戰斧、長槍、法杖,那他要個五十九級的大劍應該不算過分吧。

    全程出力出這么多!

    但正如他所說的那樣,命里無時莫強求。如果讓他知道下面的boss都是什么類型,不免就要有所失望了……

    六人小隊依靠著窗口的地形進行引怪、殺怪,漸漸清理出了一片區域,隨之嘗試性地想鉆出去,又被連鎖仇恨地魔能機甲堵了回來。

    “它們女王大人都跪了!這些惡靈還不洗洗睡!”婉月揮舞著小拳頭對這些精英怪聲討著。

    不過如此一來,這些魔能機甲堵在這處窗口,在一聲聲戰士的怒吼中,被拆成了滿地的零件。

    “好像,沒有可以撿取的零件耶!绷岘囌驹诖斑叿。

    洪棱進看了眼自己的背包,納悶道:“這些零件也不知道有什么作用!

    婉月哼道:“總歸會有用吧,不然讓我們收集做什么!

    這兩個少年對著翻翻白眼,繼續默然劃水。

    和這些魔能機甲戰斗的過程,噪音不斷、畫面單調,隊伍中的氣氛很快也就沉悶了下來。

    潛鋒三人并不覺得如何,他們為了沖擊等級榜而枯燥練級的日子,占了他們平時的大部分游戲時間,也算是職業玩家的一點素養。玲瓏則是有她假面在,無論何時何地,都能心情輕松舒暢。

    至于穆遷……打個比方,若是讓他可以無傷刷怪沖經驗值,他估計能比擂臺招人還要瘋狂。

    小騎士從t1強化機甲上拆了個類似于小板凳的齒輪,坐在那托著下巴開始光明正大的打醬油。

    然后目光開始渙散……心神開始放松……被動技能【放空】持續發揮作用……

    周圍那鋸齒轉動的嗡嗡聲,恍若催眠的序曲,讓她那雙無神的大眼慢慢合上……

    “這丫頭,竟然還能睡著!

    穆遷笑著搖搖頭,大劍揮砍的時候,也刻意讓劍身少跟那些機甲碰撞發出較大的響動。
六合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