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說網 > 重生之網游帝王 > 第二二七章 缺席

第二二七章 缺席

作者:第七圣劍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800小說網 www.snphaz.live,最快更新重生之網游帝王最新章節!

    現實入夜,即將八點。

    潛水的玩家在城北練級點開始結陣,此時他們已經打亂了練級團隊,用戰陣繼續刷著怪物經驗。

    身為大行會的玩家,他們要比普通玩家付出更多的時間、精力,甚至經驗。

    但他們也享受著行會的蔭蔽,還有集體所能帶來的榮譽感,以及行會給出的諸多福利。

    如果還有什么,是把這些玩家黏在一起的力量。

    那就是友情,還有一場場戰斗拼殺下來的袍澤情誼。

    “隔壁家的精英在朝著我們靠攏!

    “劍神從東城門開始聚集,現在最少八千人,更多的人在東側練級點!

    “熱血社集合了,在廣場噴泉,擺攤的玩家被清理干凈!

    一聲聲匯報不斷在戰時群聊中傳遞著。

    除卻老大假面帝王、一席元老玲瓏婉月,接下來這場大戰的潛水方指揮系統中,聚集了潛水的所有元老會成員,包括熱血芭蕉扇等元老會候補成員,總共十二人。

    雖然真正能做出決策的,也不過老狼、流浪詩人、狐貍大姐、香腸、亞力山噠、熱血牛魔王六人。

    “劍神這是想一棍子,就把我們跟隔壁家打死?”香腸冷笑道。

    狐貍大姐嬌哼一聲:“他們也要有這本事才行,咱們老大說了哦,這只是潛水的一次練兵!

    “我看除了懟上潛鋒、眾神殿之流,咱們老大眼里,這都是在練兵啊!眮喠ι絿}雙手背在腦后,笑道:“雖然這感覺確實不錯!

    熱血牛魔王:“先制定基本戰術吧,流浪!

    “嗯,”流浪詩人從地上站了起來,周圍百多人的視線都落在了他身上。

    流浪詩人平靜清朗的嗓音,讓群聊頻道中的這些管理,心中莫名的安靜、有底氣了許多。

    “我們潛水正式成員八千人、臨時成員五千人今天全力一戰,諸位當全力以赴,不要讓咱們老大失望才好!

    “全力一戰!”

    “把劍神干翻!”

    “絕不給老大抹黑!”

    管理們群情激奮,北側這浩浩蕩蕩占據了五張練級地圖的潛水玩家,也同時發出了整天的呼喊。

    老狼說了句:“不要漏了氣勢,都安靜些,還沒到要沖鋒的時候!

    這片天空中燃燒的那熊熊戰魂,悄然收斂了起來,繼續在潛水玩家們的胸口燃燒著。

    流浪詩人則開始布置著思索、商討了許久的戰術:

    “這又是一場我們人數不會占優勢的行會戰,劍神和我們都沒有建會,無法發動正規行會戰,只能用同傭兵團減傷,所以我們用傭兵團為單位,進行戰陣調度!

    “劍神的重點打擊對象,絕對會是我們潛水,這是老大做任務離開前留下的話。假設對方跟我們交戰的兵力達到兩萬,那我們就必須從局部打開局面,勢必一場苦戰!

    “不要想著隔壁家能爆發出多少戰斗力,他們能幫我們抵擋住熱血社、守住側翼,那已經是幫了我們很多!

    他不斷講解著接下來的策略和布置,但最核心的戰術自然停留在他的腦海,并不能泄露出來。

    而且此時并不知道劍神的安排,大多數情況,都需要這個白袍祭祀在戰時,進行臨時應變。

    這就是戰術大師的珍貴之處了。

    他講了有小半小時,眾多管理在牛魔王振臂一呼之下,朝著各處分散而去,回到了需要他們領軍指揮的一群群玩家之中。

    失?他們沒想過。

    會贏?那是必然的!

    就算對方仗著人多把他們集體滅幾次,那等潛水下次擴招之后,再打回來就是了!

    這是潛水玩家們心中普遍的想法,那群精英好戰分子們,更是已經開始較勁,看今晚誰能殺更多的玩家了。

    當初熱血社的魔咒,能被劍神打破?

    熱血社萬人壓潛水六千人的時候,每次團戰到最后,都是潛水的玩家站到最后……

    “老大的群聊和語音還是不通嗎?”老狼沉聲問。

    狐貍大姐搖頭道:“已經派人去海邊試過了,不通!

    香腸笑道:“海上沒建信號塔,這虛擬世界又沒有通信衛星的原因吧!

    “扯什么淡,現在正在全力備戰!

    “以前打架的時候,老大就在周圍地圖練級,心里踏實啊!

    老狼嘆了口氣,“這次他突然不在,咱們幾個壓力實在是太大了!

    香腸突然道:“現在玲瓏婉月也不在,元老院成員是六人,雙數,我暫時放棄決策權,事情你們五個商量著辦吧!

    熱血牛魔王一瞪眼:“你這廝!這不是我要說的!早知道剛才不告訴你了!”

    “嘿嘿嘿!

    香腸背著雙手,一副世外高人的淡(猥)泊(瑣)感。

    隔壁家和劍神的高層,自然也知道穆遷還未回返仰月城的消息。

    “大劍帝王出海還沒回來?”

    隔壁老李開始來回踱步,稍有些急迫。

    而另一邊,劍神西門則吸了口涼氣,群聊中問道:“會不會有詐?”

    “不會,城中大劍帝王并沒有出現過!碧煨员鲈谡Z音中回復著,言語有些怒意,“他還真是放心潛水的那些廢物!”

    “他不在倒是好事,薄涼你怎么怒了?”

    “哼!”

    天性薄涼冷哼一聲,雙眼中滿是兇厲。

    他會怒,自然是因為大劍帝王的輕視和傲慢,劍神做出一副要大戰的模樣,對方竟然一甩手攜妹子出海遨游……

    “我今晚一定要讓他后悔!會長!安排三百人,留在城中堵住四面城門和城墻的蹬墻點!”

    “好,這些你安排就是了!

    劍神西門果斷放權。

    蒼白面色的盾戰臉上,涌出了些許潮紅,那是情緒太過激動的原因。

    聚集在城門口、東側練級點的劍神玩家,隨著天性薄涼的調動,開始朝著城北緩緩靠近。

    熱血社的數千人從北門出發,速度并不快,卻和劍神的大軍遙相呼應。

    戰爭,已經吹響了號角!

    但同一片星空之下,距離這邊已經不知有多遠的海面上,穆遷目光看向來時的方向。

    心中的忐忑和些許緊張,卻也是無法避免的。

    此時他們已經接近任務目的地的島嶼,語音無法連通、回城卷軸變成了灰色,此時也只能微微一嘆,相信他們吧。

    ……

    這是一幕安靜的畫卷。

    一如靜謐女神私藏起的愛巢,待著何人廝守、那靜靜的幽嘆。

    她用深且暗的穹幕做窗簾,窗簾拉上,就遮起了,會有些耀眼的月衍。

    繁星點點,那是一條條她童心爛漫時,掛上的晶鏈……

    海面成了她的梳妝的鏡子,光滑的鏡映著閃亮的晶鏈,讓這一幕畫卷的正反,也變得,無從去判斷。

    這畫卷存在了久遠,遠到讓這里的每一滴水、每一顆星,都忘記去計算,已存在了多少年……

    它在等待著。

    等著什么?

    可能,是一滴水滴答的闖入,等待著融化、輕吻,這份久遠的安謐。

    它在等待著她的歸來,讓水中沉睡的靈和天空曾黯淡的星,回轉……

    終于,細細的波痕在鏡面蕩漾,一葉木筏印入畫卷。

    像是一只溫柔的小手,在窗簾上劃出了輕輕的褶皺……

    “好美!

    小冰法站在木筏的前端,她背著手,柔順的長發的發端微微輕顫,白皙晶瑩的肌膚,仿若當年曾在這停駐的神靈,帶著不屬于人間煙花的美感。

    水和星都在眨眨眼詢問,是她回來了嗎?

    “你也好美!

    穆遷站在風帆旁輕聲說著,玲瓏羞澀地低下了頭,淺淺的酒窩釀著甜甜的味道。

    “咳!”

    “嗯哼!”

    劃槳的兩人果斷制造噪聲,讓這一幕安靜煙消云散。

    穆老板扭頭瞪了他們兩人一眼,小婉月嘻嘻竊笑,精靈賊雙股顫顫,差些從這邊直接沖到海里去。

    嗡——

    沉悶、悠揚的動靜從海水中傳來,像是現實中遠洋海船發出的汽笛聲。

    穆遷卻面色突變,伸手一擺:“不要說話!給希力打手勢,停止劃水!就讓風帆作動力!

    精靈男趕緊轉身,兩只手臂大幅度擺開,朝著后方幾十米的那排木筏用力揮舞著。

    雖然不知道這家伙怎么跟希力交流的,后方的十八只木筏收起了木漿,一個個npc保持沉默,略有些緊張地看著。

    嗡!嗡嗡!

    這聲響越發急促,海面之下有塊陰影在漸漸放大,而似乎整個空氣都跟著在震顫。

    噗!嘩!

    木筏左側幾百米外,一條巨大無比的鯨魚沖開還幕,從海面之上升騰而起!

    深藍色的身軀、帶出的巨大浪花,像是海之女神調皮的孩童,這里的安靜徹底粉碎,變成了水花四濺的爛漫。

    昂——

    婉月嘟著嘴喊了句:“好大條魚!”

    “那是鯨魚,不是魚!”精靈男言辭鑿鑿地糾正著。

    小騎士頓時陷入了深度迷茫:“這個,有什么不一樣嗎?”

    動心只有一秒張張嘴,卻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這個對他這個大學中文系的漢子來說,也有點復雜的問題。

    還是穆老板見多識廣,“認真看!

    鯨魚沖出半個身子,竟有幾十米高,好像是從海面拔地而起的高樓建筑。但這建筑頃刻之間就倒塌了下來,一如許多建到一半就哄然倒塌的天朝建筑般,砸落在了海面。

    海面掀起了一道道波浪,朝著木筏這邊席卷而來。

    氣浪如同沖擊波般跌宕而來,風帆被吹歪,十多個木筏偏向了一旁。

    叮!

    系統提示:觀賞深淵級魔獸領主‘深海魔鯨王’,獲得經驗獎勵:一萬五千五百點。

    “這也行?”玲瓏忍不住出聲贊嘆。

    穆遷也有些錯愕,但隨這也想起了類似的情形記憶中曾經出現過,只是比較少見罷了。

    婉月雙眼暴露出冷冽的殺氣,猩紅的小舌頭舔了舔嘴唇,“師父,看一眼就給一萬五,這要是殺了,能不能讓咱們升一百級?”

    “這家伙一百五十五級,等級太高獲取不到一點經驗!

    穆老板果斷把她這種瘋狂的想法摁死在胎芽,罵道:“就算你滿級了,沒有幾萬精英玩家、幾十艘千噸級別的戰艦,別想打這家伙的主意!好高騖遠!”

    “哦……”

    婉月可憐兮兮地承受著師父的臭罵,不時飄向剛才那巨大鯨魚露面的地方,盼著還能在漲點經驗什么的。

    “安靜地過去,別引它再上來了!

    穆遷看了眼坐標點,他們出海已經有四個小時,但木筏、風帆的速度有限,和他們用雙腳在陸地上的移動速度相差無幾。

    換而言之,這深海魔鯨王的位置,距離仰月城實在是太近了點。

    可能,是有什么劇情吧。

    穆遷如此想著,掌控著風帆的方向,也引導著后方的那十八只用粗繩連起來的木筏,朝著深海更加深入。

    大海有著各種瑰麗的美景,有著無比廣闊的空間,卻也有著輕易就能讓玩家感到絕望的危險。

    那些原本在陸地上從事專業打劫行當的草原盜匪,開始慢慢適應海洋的惡劣環境,但這也需要一個過程。

    “自由!

    希力?古拉姆站在寬大木筏的邊緣,抬頭看著這片繁光點點的星空。

    但在海面上看,這些星星更明亮了些。

    真正的!自由!
六合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