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說網 > 重生之網游帝王 > 第一章 一夢六年

第一章 一夢六年

作者:第七圣劍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800小說網 www.snphaz.live,最快更新重生之網游帝王最新章節!

    見網友早已經不能算是什么新鮮時髦的詞匯,可穆遷萬萬沒想到,在社會治安如此發達的二十一世紀三十年代,竟然還能出現如此惡性的綁架事件。

    尤其是被人一棍子敲昏,五花大綁扔在這間廢棄倉庫的,還是他自己!

    趴在地上,蜷縮著身體慢慢凝聚一點力量,他想站起來,但很快放棄了這種徒勞的掙扎。

    嘴里塞著他早上出門精心挑選的領帶,手腳被粗繩緊緊綁著,帶有自動報警功能的手機、手表、手環也都被人摘走了。借著頭頂昏黃的低矮吊燈的燈光,隱約看到到處都是廢棄的汽車車皮。

    后腦勺鼓起了一個大包,惡心、頭昏,可能已經被那個下手狠毒的家伙敲成了腦震蕩。叮叮當當的聲響從倉庫外面傳來,像是游戲里的鐵匠在打鐵。

    這不能是有人在跟自己惡作劇吧?

    鐵輪轉動,倉庫門被人左右拉開了,他能看到門后站著兩個拉門的人影。

    很快,門外又走進來了一高一矮兩個身影,穆遷低頭休息下,清晰地聽到了高跟鞋跟在水泥板上撞擊出的噠噠聲。

    穆遷不由緊張了起來。

    這些人是圖財還是害命?綁架也無非就是這兩個目的。

    雖然穆遷沒什么大錢,可這些年在《魔獸》里奮斗打拼,如今也算是小有資產,游戲界也有些知名度。最近游戲恩怨現實報復的惡性事件被屢屢報道,穆遷的大腦在瘋狂搜索著,這幾年他到底把什么人得罪到死了?

    和兄弟幾個拼搏奮斗都很守規矩,也沒做過傷天害理的事,對競爭對手也從來沒‘趕盡殺絕’,做事做人都留了一線。思前想后,他實在想不出到底是誰要報復自己。

    正想著,幾個人站在了他面前,穆遷看到了幾只被擦的很亮的皮鞋。

    “把他嘴里的東西拿了!睅ь^的男人冷聲吩咐著,隨后穆遷就被人一腳踩在臉上,一只手掌把他嘴里的領帶粗暴拽走。

    “咳!”蜷縮著身體劇烈的咳嗽了起來,干嘔幾聲,穆遷早已經沒精力去顧忌形象,肯定特別狼狽。

    穿著黑色西服的高大身影站在了燈光邊緣,穆遷努力抬頭,他看不到這人的臉。

    “穆遷?赤霄的老大,嗯?”

    這人給自己點了顆煙,透過打火機的光亮,穆遷看到了一個沒有胡子的干凈下巴,棱角方正。

    “現在不神氣了吧?不是那幅老子天下第一的臭屁模樣了?呵呵,你繼續裝啊給老子!

    尼古丁的味道鉆入穆遷鼻孔,穆遷的眩暈感稍微緩解了些,張嘴吐了口灰塵,用沙啞的嗓音問:“你是誰?想做什么?”

    “讓我朝思暮想了一年的對手,竟然說出了這么無腦的對白,實在貶低我的智商!边@人聳聳肩,鼻尖略帶不屑地向上仰著,軟皮鞋跟踩在穆遷的側臉!拔沂钦l你不用知道,想做什么倒很簡單——我要收購赤霄公會,你開個價?”

    暗道自己果然沒有猜錯,對方果然是為了自己的公會!對于踩臉這種羞辱動作他完全沒有過心,只是平靜地拒絕:“對不起,赤霄不是我自己的公會,我沒權去賣!”

    “只要你轉讓出會長……”

    “我不賣!”

    “哦,不賣啊!蹦侨说皖^,暴露在光線中的下巴微微一笑:“殺了你也不賣?”

    “就算我敢賣,你敢買?”穆遷冷笑著,趴在那里說道,“惡性綁架可是重罪!你現在放了我,我可以考慮不去報警!不然就算你殺了我!天網恢恢!你也難逃!”

    “你真的好傻好天真,我既然敢抓你,還擺不平后面的事?”高大人影蹲了下來,穆遷一愣,這個人他看著眼熟……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這人竟然讓他看到了相貌!

    再有對方說的話,強烈的不祥感涌上穆遷心頭。冰冷的槍管頂在了穆遷額頭,穆遷遍體生涼,渾身豎起了雞皮疙瘩,對方似乎不只是綁架這么簡單。

    他們敢殺人?這不是在游戲,這是在現實!

    那人扭頭朝著暗處溫柔地問了句:“柔,你不過來看看?這可是你這么久的努力成果!

    “不看了,豪哥你快些吧!

    暗處說話的那個聲音讓穆遷心里一緊,雙眼因為激動而充血,因為充血而血紅。

    他為什么出門、為什么會到人少偏僻的酒吧,為什么會被綁架,完全都是因為這個說話的女人!

    她騙了自己!用了一年的時間,在游戲里騙了自己!

    回想過往那一幕幕,穆遷雙目頓時濕潤了,可他趴在那里無法做什么動作,只能奮力地看向了黑暗中纖瘦的身影,發紫的嘴唇都有些哆嗦:“你!你!”

    “哼,”那女人冷笑一聲,沒有接話,大概是有些心虛了。

    主事的那人笑道:“我很享受你這種表情啊穆遷,也不枉費老子的女人給你玩了這么久!

    “豪哥!”暗中的女人跺了跺腳,“都說了人家跟他真的沒什么,哪天晚上不都是在你身邊,這你還不知道嗎!”

    “哈哈,好啦小賤人,你看他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备叽竽腥穗p手插著口袋,慢慢站了起來,目光略帶不屑的看著穆遷,冷笑道:“想聽聽我整個計劃嗎?我真的很想告訴你老子苦心經營了一年多的計劃,它是這么完美,完美無缺!

    穆遷渾身顫抖著,他想站起來和這人拼命,但那壓著他額頭的槍口不曾移動過。

    “可我就想讓你死都死不瞑目!你死了,赤霄依然是我的。殺,了他!

    穆遷嘶吼著:“狗日的!老子做鬼也不放過你!”

    “遭罪別怪老天爺,怪就怪自己沒用。還想做鬼,傻缺!

    砰!

    子彈穿透顱骨的痛楚,冰冷的地面吞沒了滾燙的漿血,額前的血洞湮滅了他所有意識……

    他不甘心啊,殺他的兇手是誰他竟然不知道,那個昨天還說愛他的女人竟然要置他于死地!辛苦奮斗了幾年、承載了多少兄弟們血汗的公會要淪落到殺人犯的手心!

    我不甘!

    不甘!

    老式的金屬時鐘滴滴答答的走著,缺少季風的內陸城市有些干燥,清晨的空氣在壓抑著某種悸動,躺在床上的年輕男人呼吸急促地睡著,他的胸口在劇烈的起伏。

    “你到底是誰!”

    突然一聲大叫,男人猛然坐了起來,身上的薄被滑落在地上,露出了他精瘦的上身。但隨即他抱著頭躺了下去,嘴里發出了一聲慘叫。

    “!”

    四肢顫抖、全身的肌肉都在痙攣,那種痛、痛入骨髓,全身上下每個細胞似乎都在顫抖、戰栗,腦海中飛速閃現著一幕幕場景,兩股記憶相同的前二十二年完整交匯。

    半小時后……

    穆遷渾身顫抖,明明是夏天,但就算用被子緊緊裹著,他也無法感到絲毫溫暖。愣愣地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著墻壁上剛剛裝上不過半月的超薄電視,還有電視左上方那不斷閃爍著紅色光點的電子表。

    2019年7月12日。

    六年前?

    時間線延伸下去,穆遷想起了這一年發生的最大的兩件事,和他未來切身相關的兩件事。

    全民虛擬現實技術的推廣是在九月初,全球同步虛擬網游《魔獸》九月中旬開始推廣,十月一日第一批玩家進駐。

    自己沒死,還……重生了?

    一時間有些接受不了這個現實,渾身劇痛的感覺還沒有完全褪去,提醒著他絕對不可能是做夢?苫腥灰粔袅d,像是一睡百年,那一幕幕烙印在心底的畫面紛沓而來……

    渾身虛脫、精神也完全提不起來。

    咽了口吐沫,手邊的易拉罐已經被他的手心暖熱,他搞不明白為什么會這樣。

    是老天覺得自己死的太窩囊了?還是、還是那根本只是一個夢?

    下意識摸摸額頭,那里沒有什么血洞。

    咕嘟、咕嘟灌了兩口可樂,到底是不是做夢,他只要打幾個電話就能判定。

    拿出手機,六年前他還在用水果九系列,這部手機他再熟悉不過,絕對是六年前的那部沒有偏差。想了想,在撥號器輸入了印象很深的一個國際長途,這在未來會是《魔獸》免費的客服電話。

    “自動識別為中國用戶,請選擇語言類別!

    “中文!

    一個機械合成的女聲用溫柔的語氣問候道:“您好,歡迎致電鋒銳科技,請問有什么可以為您提供幫助?”

    是鋒銳科技,不是做夢!他沒穿越!

    穆遷手心發抖,于是直接問:“你們公司是不是馬上要進行虛擬現實技術的推廣?”

    “對不起先生,目前這方面的信息為機密,我們不方便向您透露!

    默默的掛斷電話,這個未來每天都會被人打爆的智能客服,給了他一種莫名的熟悉,還有一絲難得的安全感。

    起身走到陽臺,立身三十米多高的半空,俯瞰著旁邊公園晨練的人影,那惶恐空洞的心也漸漸安定了下來。

    他死了。

    又活了……

    姑且把那當成一場噩夢吧,不然總想著生死,他能被自己逼瘋掉。拿著手機,在電話簿中劃了兩下,繼續打出去。

    “媽?”他聲音一顫。

    “哎,怎么今天起這么早?”

    穆遷眼圈紅了,拿著手機不知道該如何說話,夢中在三年前已病逝的母親的聲音再次出現,讓他的瞬間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他哽咽著,“媽,你身體有沒有不舒服?我今天就回家!

    “怎么啦?是不是在外面被人欺負了?”母親緊張地問著,“都多大的人了還哭哭啼啼的,到底怎么了這是?跟女朋友分手了?你不是沒有女朋友嗎?”

    擦擦眼淚,穆遷打定主意馬上回到母親身邊,“媽我沒事,剛才做噩夢了!

    “都多大人了,做個夢還能嚇著自己!”

    “恩,噩夢很嚇人。我先掛了啊,等會我就去買車票!

    默默掛斷電話,心亂如麻的他開始回屋收拾衣服行李,跌宕起伏的心境也稍微平靜了些,大腦在不斷思考著。

    雖然重生到六年前對他沖擊很大,但能夠領導一個小型公會用短短四年的時間,從中國公會排名三千開外到位列第十八,他絕非一個愣頭青。

    那個豪哥……

    死的過程當時并不可怕,但現在想起來,那子彈透過顱骨的疼痛,那無窮黑暗吞噬掉自己的瞬間,對死亡的恐懼又不可抑制地涌了出來。

    升騰而起、更強烈的,卻是一種憤怒。

    被欺騙的憤怒,被背叛的憤怒!

    他坐下來思考了一會,想著自己和'柔'認識的前前后后,是誰在其中搭橋牽線?那個豪哥憑什么敢說殺了自己他就能拿下赤霄?

    自己的公會高層肯定出現了叛徒,肯定有掌權的兄弟背叛了自己!那些跟他一起在《魔獸》中奮斗、戰斗的袍澤,竟然有人不惜殺了自己來謀取利益!

    想明白了這些,他情緒終于失控,縮在沙發上抱頭痛哭。

    許久之后,屋內開始彌漫煙霧,尼古丁的味道刺激著他的神經。

    殺身之仇,不共戴天!

    他回來了,一切從頭開始了,既然老天給了他重生的機會,他就必須好好把握。避免今后悲劇的發生,占據主動,甚至提前去找出柔和那個豪哥,報仇!

    “總不能也搞把槍去殺人吧?”

    殺人之后不判刑嗎?殺人者死、傷人者刑,這是深入人心的傳統觀念。

    那自己到底該怎么辦……

    房間中火星明滅,穆遷陷入了深沉的思索。

    關注官方qq公眾號“17k小說網” (id:love17k),最新章節搶鮮閱讀,最新資訊隨時掌握
六合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