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說網 > 重生之網游帝王 > 第七七八章 背對

第七七八章 背對

作者:第七圣劍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800小說網 www.snphaz.live,最快更新重生之網游帝王最新章節!

    帶著一個小紅帽女孩,在月神殿走了出來,一路沒有經手半點盤問,這讓穆遷感覺有點相當不太..lā

    他都已經做好了,去計算各種躲避路線的準備,甚至拆掉閣樓出來的時候,也已經準備火力全開

    然而一路并沒有發什么。

    沒人盤問總歸是比被人攔下來要好,而且任務輕松點,他也能節省些時間。

    更提心吊膽的明顯還是巴巴特,等四人走下了階梯,她才長長地松了口氣,感覺整個人都松弛了下來。

    “不要怕,沒事的!绷岘嚴男∈,跟在了穆遷身后。

    小隊三人是將巴巴特圍在其中的,朝著祭壇那邊一路行走。穆遷還記得這一路要去做兩件事,一是分會的一名軍團長考核,他已經決定看一眼,說兩句鼓勵的話,就算結束這個并不重要的工作。

    第二件事,是兄弟聯眾有個玩家,賭上了行會名譽的挑戰。

    穆遷說讓人等一個小時等十個小時,這其實是比較實在的,不算坑人,因為他也不知道這個任務能進行到什么時候。

    倒是苦了兄弟聯眾那些去造勢的團隊既然兄弟聯眾敢去造勢,肯定是有所準備,說不定是在哪挖來的絕世高手眾多潛水眾紛紛表示笑而不語。

    帶著巴巴特走入了巨大的廣場,穆遷知道,月神殿并不會為難他們。

    可能,還是有其他的任務,雖然準確來說,應該是陰謀

    兄弟聯眾的玩家們應該感謝雅麗修斯,不然穆老板還真就少不了一場苦戰,能什么時候抵達仰月城南城門,都是個問題。

    “大劍帝王在這里,是要趕回去和兄弟聯眾的玩家pk嗎”

    “雖然用兄弟聯眾的玩家來形容一個敢于向中國區最強大劍挑戰的男人,不是太過妥當,但那位仁兄的名氣還是真的好低啊!

    “他好像什么都沒有吧,等級都才是六十八級!

    “搞不懂,搞不懂,兄弟聯眾是要自取其辱還是什么我覺得他們的運營團隊不至于這么欠費!

    “難不成就是要惡心下帝王”

    路上,各處擺攤、逛街的玩家們,顯然已經被這個對戰的消息刷屏了。

    穆老板聽到了幾聲討論,卻也不以為意。這些事幾乎天天發生,但他回應的次數卻是寥寥,這次也就沖著兄弟聯眾的名譽,穆遷順路去打一場罷了。

    其他,沒什么,不值得他大驚小怪。

    議論紛紛中,穆遷走入了那巨大雕像的陰影區域,朝著正在揮舞著雙手、滿臉興奮的亞力山噠走了過去。

    “怎么了”婉月跳了兩下,這樣能夠看的更清楚些,好奇地問著。

    “干脆聽他在管理語音里面炫耀,”玲瓏柔聲道,“是假面答應了幫他考核一名新晉的軍團長,他覺得很有面子呢!

    “這樣呀”婉月眨眨眼,沒什么興趣。

    巴巴特卻小聲說:“軍團長冒險者也有軍團編制嗎”

    “嗯,”玲瓏點點頭,她從剛開始,就沒把巴巴特當做程序鏈條,一直是有什么說什么,“假面現在很厲害呢,能調動很多很多軍團!

    “那若是亡靈降臨,世界遭受毀滅的威脅,我可以獲得你們的幫助嗎”巴巴特誠懇地說著。

    這竟然還是個救世主的角色

    穆老板感覺自己押寶押對了,嘴邊露出了些許微笑,但這微笑,卻突然就凝固了。

    目光平淡、嘴微張,穆遷一瞬間像是被人嚇跑了魂魄,站在那看著前方。

    巴巴特一頭撞在了穆遷的背上,雖然是風衣時裝,但還是讓她輕呼一聲捂住了額頭。

    “師父咋不走了掉線了嗎”婉月小聲問著,此言一出,自己都是忍不住笑出了聲,咯咯咯的。掉線,這個梗昨天從論壇帖子上看到的。

    玲瓏是最先察覺到穆遷異狀的,她向前走了兩步,微微抬頭注視著穆遷的側臉,然后順著他的目光看了過去。

    前方,潛水眾將一個傳送祭壇包圍了,有很多分會和總會的高層管理站在一起,笑呵呵地聊天,氣氛很是融洽。

    穆遷看的就是那邊,但他目光有些無神,不知道看向了哪兒。

    在亞力山噠背后,有個女孩正低頭站著,她抓著法杖的兩只小手不斷搓動,一身水藍色的流蘇短裙、搭配著小蠻靴、寬束腰,她的臉蛋和纖美的身材,將少女的清純和青春的靚麗完美融合

    玲瓏突然感覺到,穆遷的手抓住了自己的小手,緊緊地握著,抓的她有些疼。

    “假面”

    “玲瓏,”穆遷深吸一口氣,突然轉過身,有些粗蠻的將玲瓏拉到了面前。

    深呼吸中,穆老板雙眼緊緊閉上。

    那邊的潛水眾們看到穆遷轉身,都立刻停下了笑鬧,各種摸不著頭腦的表情。

    亞力山噠更是心提了起來,而身旁的詩情妹子,呼吸都變得很輕。

    這邊,穆遷突然說:“你看文字消息!

    “哦,好,”玲瓏連忙答應,雖然不知道怎么了,但心思敏感的她覺得,肯定是能影響到彼此關系的事。

    穆遷手指幾番猶豫,還是在面前輕點,隔了兩三分鐘才發了個信息過去。

    玲瓏眼波流轉,小嘴微微撅了起來,又很快釋然,主動向前踮起腳尖,在穆老板耳旁說了聲。

    她的這種動作,在周圍玩家看來,就是主動送上香吻。

    潛水眾先是一愣,而后就是各種狼嚎起哄,還有啪啪的鼓掌聲。

    婉月趕緊拉著巴巴特跑向一邊,對臉紅紅的巴巴特說了句:“他們做這些事,我們小孩子都不能看的!

    巴巴特:“你多大了”

    “反正成年了。你呢”

    “我十七歲哦!

    “快,少兒不宜,”婉月小手將巴巴特的眼睛遮了起來。他們這些家伙都不想想,如果真的是親吻,系統怎么會不打馬賽克就中國區這嚴厲的文化監察吧

    穆遷突然道:“幫我!

    “我可以嗎”

    “嗯,只有你可以吧!

    “那假面以后不準再提起這件事哦!绷岘嚋厝岬匦χ,眼眸中卻帶著些許委屈。

    “嗯,我不會提!蹦逻w嘆了口氣,站在那,慢慢閉上雙眼。

    玲瓏咬了咬嘴唇,低頭從他面前走過,走向了潛水眾那邊。

    怎么了

    “咋回事好像有點不對啊!

    “確實是有情況,玲瓏長老走過來了!

    “快、快,排好陣型喊大嫂!

    “似不似傻能不能感受下空氣中的氛圍,會長背影明顯有一股難言的悲傷在彌漫喊什么大嫂都老實點,別起哄”

    到底怎么了

    玲瓏和穆遷兩個人,短暫的幾分鐘只捏,做了什么交流

    其實,穆遷看到詩情仙子的瞬間,整個人就像是被人打懵了一樣。

    但他畢竟已經不是當年的愣頭青,也不是一個會被感情左右的男人,更何況他從夢中醒來,彌補了無數遺憾,卻放任那個遺憾不管,不是為了別的,就是因為在夢中,是詩情自己離開,宣告了兩人已經結束。

    對于一個已經分手的前女友,他能做什么

    可他又明白,此時的詩情并不認識、或者說,并不和自己相識。

    母親上次安排的相親,穆遷沒去,因為當時已經和玲瓏確立了關系。他穆老板不是對感情很隨便的人,而且玲瓏當時進駐他心田,這個除了有時候太過柔弱之外,沒有任何可以挑剔的女孩,已經讓穆遷別無所求。

    他不是沒想過,如果在游戲中偶遇詩情仙子,自己該去如何面對。

    是微微一笑,說聲你好,打個招呼瀟灑離開

    還是伸手說,交個朋友吧,以后有事找我,這樣來彌補下自己內心的愧疚

    又或者,是干脆避而不見,盡管知道自己重生,已經影響到了詩情仙子的人生軌跡,甚至說,影響到了這個世界的發展軌跡骨牌效應和蝴蝶效應。

    但穆遷卻萬萬沒想到,詩情仙子竟然會是以潛水眾的身份,以這種形式,出現在自己面前。

    她還是那么美,讓穆遷有一瞬的心動。

    但這心動立刻就變成了內疚,對她的內疚,對玲瓏的內疚。

    但首先,穆遷要做的,是讓玲瓏知道這件事,不要讓她去多想什么,從而減輕自己對玲瓏的內疚。

    不知道如何開口,所以他用文字交流:那邊那個女孩,亞力山噠后面,讓我考核的看到了嗎

    嗯,怎么了嗎

    她是我前

    前妻玲瓏一個秒回,當時眼中的委屈都快泛濫成災了。

    前女友吧穆遷趕緊回了句。

    玲瓏松了口氣,做出了那個親密的動作,在穆遷耳旁說的是:“我不介意的!

    繼續回復:嚇我呢,前女友就前女友咯,假面這么出色,肯定會有女孩子喜歡。不過你們當時怎么分手的,我能不能引以為戒。

    不是分手,穆遷斟酌了下,有些事還是不能解釋給玲瓏聽,那是他自己還沒搞懂的秘密,而且說了也沒人信。他回答著:算是我對她暗戀,她應該不知道我的存在,現實中的關系。

    同學嗎

    差不多吧。

    我差不多明白了,玲瓏小嘴一抿,那怎么辦

    你不要多想,告訴你這些,就是想讓你幫我處理下。我不太能自如的面對她,也不能在兄弟們面前太過尷尬。

    穆遷這才說了那句“幫我”。

    他也只能解釋到這個地步,除了暗戀有些不準確,其他都沒瞞著自己的戀人。

    當玲瓏從他身旁走過,走向那邊的時候,他心中的黯然稍微減輕了些,也像是放下了一直提在手中、堵在心頭的事。

    雖然,重生而來,彌補重重遺憾,當自己已經功成名就,再去給夢中所辜負的人,一個幸福的生活,也是個不錯的劇本。

    甚至在遇到玲瓏、和玲瓏正式開始之前,也就是五十級之前,穆遷還存留著這個想法。

    但人,總歸會隨著時間的改變,心發生變化。尤其是當年的受害者,實際上還是他,畢竟是被離開,心中不免有些黯然。

    他不多求什么,而且證明了一次,自己和詩情不合適,那就不用多去管什么。

    又想,詩情仙子現在似乎沒有經歷過那次刪號和感情波折,或者不一樣了

    但,和他有什么關系

    附近有些詭異的安靜,潛水眾都看著玲瓏站到了詩情仙子面前的身影。

    玲瓏伸出小手:“你好,我是玲瓏,假面說,你的考核讓我來進行!

    “哦,好的,玲瓏長老好,”詩情有些緊張地和玲瓏握了下手,“我是詩情仙子,潛水第二分會的玩家”

    “潛水就是潛水,不要提分會和總會!绷岘囆χf了句。

    但一群人很詭異的,嗅到了濃烈的火藥味。
六合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