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說網 > 重生之網游帝王 > 第七六三章 少年狂

第七六三章 少年狂

作者:第七圣劍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800小說網 www.snphaz.live,最快更新重生之網游帝王最新章節!

    隔壁老李若是說欠穆遷人情,穆老板是相信的,而且有夢中老兄弟這個先入為主的形象在,他本身對老李就很親近。

    但劍神西門不同,這個可是個徹徹底底的對手來著,兩人之間也沒發生過什么恩惠情節,完全就是在戰斗和戰斗。

    劍神也成為了潛水崛起的關鍵,這個過程也很是感人。

    但這個光頭大叔卻就如此地出現了,坐在了自己面前,鼓勵了自己一番,又帶著隔壁老李去拜訪林家家主。

    “可以啊帝王小子,你這人格魅力沒誰了!

    老李哈哈笑著,拍了拍穆遷的肩膀,“那什么,我也去幫忙,我這老臉還是有點效果的。你對林家的態度是什么”

    “態度”穆遷思索了下,認真地回答道:“我是想給玲瓏幸福,不讓她為難是我第一準則!

    “老夫聊發少年狂,你們年輕人還真是不懂什么是生活啊,”圣三臟笑著起身,這有點發福的老人家小跑了兩步,喊著那兩個中年大叔,一起去那邊拜訪了。

    這奇怪的親友團

    穆老板坐在那,玲瓏被人扶著坐在他旁邊,小聲問:“他們都去做什么了”

    “做媒!

    “噗,”玲瓏一口汽水噴了出來。還好兩名女保鏢手疾眼快挪了下位置,擋住了她這一幕,沒被多少賓客看見。

    穆老板聳聳肩,本來就是。

    他拿出手機想給木子風打個電話,卻發現手機電量欠費晚上和玲瓏開視頻,總是忘記充電也是沒誰了,畢竟不經常出門。

    “你有木子風的聯系方式”

    “我有佳佳和麗麗的,”玲瓏將自己的手機上繳,那粉色的裝扮讓穆老板一樂,自家妹子的少女心原來還這么重。

    嗯,準確來說,玲瓏也沒脫離少女的時代嘛。

    費了些周折找到木子風,穆遷問了關于圣天堂的事。木子風猶豫了下,還是說了句:“是我安排的這個,老板啊,我是個敦厚老實又上進的年輕人,不要因為這種事,而影響我在您心目中的光輝形象啊!

    “你這形象幾百年前就永墜黑暗了,”穆遷沒好氣地回了句。

    木子風竟然真的能做到這種地步,讓他有點不知道說什么。于公于私,他都應該去表揚下這位盡心做事的手下,但又考慮到了另一件事。

    “圣清書生如果知道是你在背后做動作,恐怕會進一步惡化你們之間的個人關系!

    “嗨,商場如戰場,戰場上可不講什么血緣親近,”木子風訕笑著,“雖然可能會會讓他失去一個老朋友,但也能讓他多點收入養老,不算太坑他!

    穆遷笑道:“嗯,既然這件事交給了你做,你就去做吧。不過不要影響到潛鋒的布局!

    “老板放心,我明白的!

    將手機還給玲瓏,她也不多問什么,只是默默地將通話記錄刪除掉,做好保密工作。

    其實真的有人想要監控這些通信手段,穆遷的信息和秘密會暴露大半。

    但穆遷始終不太放在心上的,就算暴露了又如何有什么見得不人還是有什么地方違法亂紀了

    做人做事堂堂正正,稅又沒少交,游戲中的行會競爭又沒明面上的惡意競爭雖然有點暗地里的惡意競爭哈。

    那邊,隔壁老李出來對他打了個手勢,示意他進去。而泳池旁,一群人已經聚了起來,是要在光天化日之下切蛋糕了好像,不過還是準備工作,婉月還在潛水眾那邊沒過來。

    “我先進去一趟,”穆遷微微吸了口氣,這一刻終于要來了。

    “我陪你”玲瓏有些著急地說了句,像是怕穆遷吃虧一樣,扶著扶手就站了起來。

    穆遷動作很自然地將她攬住,也不拒絕。這里發生的一切事都是為圍繞著她的,她有充分的理由在場,穆遷想拒絕也是不能。

    別墅里面裝點的富麗堂皇,名畫、雕塑、甚至地板,都在凸顯著一個世家所謂的底蘊。有隔壁老李帶著,兩名傭人想搭手又不敢湊向前的跟著,這對年輕人花了兩分鐘,才坐到了會客室中。

    氣氛有些沉悶。

    會議桌主位上坐著的中年人對著穆遷微微點頭,隨后就沒了表示。而會議室左右,奇怪的親友團坐在左側,幾位林家中年男人坐在右側。

    那和穆遷說了一路話的大表哥站在角落,算是林家中人,唯一一個對著穆遷微笑致意的。

    穆遷拉開了末位的椅子,扶著玲瓏坐下。等他動作忙完,方才注視著主位上雙手十指交叉放在桌上,那有些威嚴又不茍言笑的中年男人。

    “總是聽玲瓏提起家中有嚴父,今日終于能見到了,”穆遷的微笑很自然,沒有半點扭捏,這是強大的自信心在支撐。他道:“我稱呼一聲叔叔,不算冒昧吧!

    “嗯,”林家家長只是如此應了句,就將目光落在了圣三臟身上,笑道:“圣堂董事長覺得我剛才的提議怎么樣”

    卻是直接將穆遷無視了。

    穆老板在桌子底下的手做了個無奈的手勢,但也沒人能看到,純屬自嘲。圣三臟卻根本不敢接話,甚至還看著穆遷,眼中傳遞著這一切和老夫沒有半點關系的信息。

    玲瓏卻有些坐不住了,眼中帶著些委屈,她低聲喊了句:“爸,我回來了!

    那中年男人的目光,終于落到了正面,看著玲瓏,還是點頭做了個回應:“先閉嘴,這里沒你可以說話的地方!

    就只有這種回應。

    玲瓏嬌軀輕顫,卻也低頭不知道再說什么。

    穆遷突然有點后悔就跟游戲中玲瓏非要拉著他去做任務,他心中會有些反感一樣,是自己一直拉著他,想要將她放回這個家之中,覺得美滿的家庭才是幸福。

    但那好像,只是自己一廂情愿的想法。

    從那個中年男人眼中,穆遷甚至看到了一絲絲厭惡,對自己親生女兒的厭惡。

    這讓穆遷有些惱怒,甚至攥緊了拳頭。

    玲瓏有什么可以被人厭惡的地方她鐘慧、靈秀、又心地善良,從為想過去害別人、影響別人。甚至于,穆遷也找到了這樣一個女孩,為何會在最開始的時候,給他一種,她不自信、乃至自卑的感覺。

    比起每年都有如此大型的生日聚會,可以無憂無慮玩游戲享受人生的婉月,玲瓏在這里到底受了多少苦

    自己拿到的資料中,她已經幾年沒回過這個奢華的地方,通信記錄幾乎都是零。

    而玲瓏從留學開始就已經自力更生,甚至之前也是依靠著母親留下的遺產度日,根本就和這個家沒有半分關系

    不是親生的穆遷甚至想到了這個問題。

    目光凝起,他在一旁拉了個椅子,自顧自地坐下,兩只腳落在了桌子上。

    從未盛氣凌人、高調過的他,是因為覺得自己不過是個運氣好的職業玩家,重新活了一會,重新來過之后一切又都順風順水,有了現在手中掌握的力量。

    所以他從未覺得自己可以利用這些力量去做什么,也沒覺得自己可以去肆無忌憚地指責什么。

    但現在,他身為年輕人的身體,讓他熱血上頭,把腳放到了桌子上的瞬間,就已經表示。

    他,要開戰了。

    “林總,你剛才說的話我沒聽明白,再說一次來聽聽!

    尷尬的表情在大表哥臉上劃過,劍神西門挑挑眉,隔壁老李欲言又止,圣三臟笑呵呵地點頭。

    林家家長面貌深沉,卻沒多說話。林家幾名中年管事中,立刻站起來了一人,指著穆遷喊道:“請注意你的言行這里不是你們年輕人可以撒野的地方”

    “哦”

    “假面”玲瓏伸手握住了穆遷的手臂。

    穆老板卻拍了拍她手背,眼神就已經給了她指令坐著不要說話。

    玲瓏咬咬嘴唇,眼中略帶委屈,也就一直拉著他的手臂。

    “你是哪位我在跟你們集團的董事長說話,你是嗎”穆遷目光撇了過去,眼神之中似乎有點懾人的氣勢。

    那名中年人也見慣了各種大人物,但現在卻被一個年輕人的眼神驚懾,向后退了兩步。

    穆老板目光回到了林家家長身上,兩人目光交匯,絲毫不相讓。穆遷淡然道:“我今天來,本來是為了三件事。第一件,我原本認為最重要的事,是見見我女朋友的家人。好吧,這件事不談,我算是明白了點什么,是我自作多情!

    “那個,”隔壁老李這老好人還說了句,“這是不是有什么誤會,帝王你”

    “啊,沒事,我現在說第二件事!

    穆遷腳丫子抖了抖,冷笑道:“這不是在和你們商量,而是我給你們一個選擇。第一,潛水第六分會的收益,換你們的注資,我可以保證各處分會公平對待,不會少了你們的那份好處。但前五的分會不用想了!

    “你這是什么意思”林家家長臉色很快就陰沉了下來。

    “不是什么意思,只是一個選項。第二個選項,你們拒絕,”穆遷話語頓了下,笑道,“那我可以在三天之內摧毀你們現在投資的蔚藍星空,附贈個條件,你們明天就會有一半的客戶宣布中止合作關系。其中就有你們林氏能源最為倚重的一家新動力產業公司,我想想那家公司叫什么來著好像有些忘了!

    穆遷對著一旁伸手,玲瓏愣了下,將手機交給了穆遷。

    穆遷低頭擺弄手機,尋找潛鋒高層會議系統的進入方式,他那盛氣凌人的氣勢一頓,那兩名林家管事立刻反唇相譏。

    “玲瓏怎么找了個這樣的男朋友精神分裂重度妄想”

    “以為游戲中建立的人脈可以影響到現實中的大公司生意往來”

    “不要讓我們趕人,自己離開吧”

    “不要急,”穆遷將手機放下,抬頭說了個公司的名字,而后又說了等一分鐘。

    一分鐘之后,林家家長的手機響了。

    辦事效率為何如此之高

    還不是穆老板在來之前就做了詳細的策劃準備,他就防備著會出現什么不堪的畫面。

    所以提前很久,穆遷就在計劃、調查、安排,甚至入股了林家的命脈下游產業公司,反正投資什么都是投,給自己私事創造點便利也只是順手推舟。

    無敵光環再次發揮作用,入股計劃很是順利,穆遷就有了在這里抬腳的底氣。

    卻是沒想到,這些人沒有用玲瓏和自己的感情要挾他,反倒是直接無視了玲瓏,甚至看這意思,想將潛水和林氏的合作,依托到婉月身上。

    這讓穆遷怒火中燒。

    聽筒中傳來的笑呵呵地說話聲,讓會客室變得無比安靜,落針可聞。

    林家家長的面色,立刻像是吃了蒼蠅一般難看。

    圣三臟挪著凳子蹭了過來,眨眨眼,小聲問:“老夫聊發少年狂,你做了啥”

    “嚇嚇他們,沒事!蹦吕习宓ㄒ恍。

    最快更新,閱讀請。
六合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