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說網 > 重生之網游帝王 > 第七五四章 清落薄涼

第七五四章 清落薄涼

作者:第七圣劍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800小說網 www.snphaz.live,最快更新重生之網游帝王最新章節!

    “怎么回事會長說有愧是怎么回事”

    “難不成是真的吧像他們說的那樣啊”

    “這不太可能吧!

    無畏者的玩家們在各種嘩然,無畏韭菜站了出來,皺眉喝問:“三千,你這是什么意思直接就問這種話,當初清風會長離開,我們心中都有愧”

    “就是你這么問是藏了什么禍心”

    無畏三千滿臉的痛惜,嘆聲回答道:“諸位對我不要有這么大的誤會和成見,我怎么也是無畏者的長老,是無畏者的一員,也是資格最老的一批兄弟。我對無畏者絕對沒有禍心,我只是想知道當年發生了什么”

    這一聲喊,讓周圍的玩家們聲音都淡了下去。

    無畏三千不去看抬著頭的無畏落風,只是自顧自地嘆道:“到底為什么,正在得意風華的清風會長,會那么突然地離開游戲。到底是為了什么,不給大家一個交代就離開了是被落風會長還有那個天性薄涼逼走的嗎會長,我只想知道,當時您有沒有逼清風會長有還是沒有”

    “我有逼他!

    無畏落風淡淡地說著。

    話音雖然清淡,但卻是顆炸彈,讓周圍的玩家們立刻就嘩了,無畏韭菜等人也是皺眉不知道這話該怎么圓。

    場邊屋頂,暗龍議會等人都在觀望,他們不相信無畏落風就這么簡單承認自己當年的黑歷史。

    如果那段歷史,真的是黑的。

    無畏落風抬手,對著周圍壓了壓,喧鬧聲立刻停了。

    他又說:“但我是想逼他留下來,而不是逼他離開。誰知道,我越逼他,他越是走的果斷,直接就和我斷了聯系,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

    無畏者的這些人立刻停止了吵鬧,因為無畏落風的表情,是一種落寞、帶著三分痛苦。

    如果這種表情都能裝出來的,那這個人未免太過可怕,演技也未免太好了點。

    他不是裝的,是真的在痛苦。

    無畏三千沉默了一陣,低聲道:“既然落風會長這么說,我們也想知道當年到底發生了什么,清風會長離開的原因又是什么。如果,有什么證據和證人的話,最好也拿出來讓我們看下!

    “三千,你別過分了”一名副會長看樣也是暴脾氣,指著無畏三千就罵:“你不就是對現在的待遇不滿,對上次競爭副會長失敗懷恨在心嗎我看不是我們想知道,是我吧”

    “三千你到底是為了什么,要這么逼會長”

    “我為什么”無畏三千深吸一口氣,一手指天,“我為了無畏者的正義為了一個公道”

    此話一出,無畏者的玩家們深受觸動,房頂上的那群人、甚至連玲瓏都是忍不住笑了。

    這家伙好逗。

    大半夜的不睡覺,在這里對著虛擬世界的天空喊公道和正義

    無畏落風點點頭:“這件事算是公事,但更多的成分是私事。從當初到現在,其他不說,我可有一件事對不起兄弟”

    “沒有”立刻有人高聲回應。

    “如果不是會長帶著我們,無畏者怎么能發展到現在的地步”

    “對啊,干嘛問這些陳年舊事、有的沒的”

    無畏落風雙手再次舉起,周圍的吵鬧聲又停止了,他朗聲道:“行會發展至今,天時、地利、人和缺一不可,我只是用清風當年留下來的辦法和規矩,一步步在經營!

    “沒有清風,沒有大家,就沒有無畏者在虛擬世界的中國區東部崛起”

    “我不能厚顏無恥地說自己功勞什么什么,但起碼走到現在,我沒做錯什么我無愧于心”

    “好”老狼啪啪地拍巴掌。

    周圍一群人回頭看了眼,老狼訕訕地撓頭,“他說的不好嗎”

    一旁的程佳小聲道:“拉攏人心的簡單手段罷了,激發成員的榮譽感和優越感,在場的諸人都是會的!

    穆遷也點頭說:“行會高層的通用必修技能!

    “呃,好吧,”老狼默默地啃烤魚,“我還有很多欠缺的地方啊!

    玲瓏笑著鼓勵道:“老狼大哥已經很不錯了,來,我用魚敬你”

    老狼眨眨眼,端著烤魚和玲瓏虛抬了下,咬了一口之后才小聲問:“我感覺,玲瓏你自從等級歸零之后,就變得有點小不一樣呢!

    玲瓏吐吐舌尖,俏皮的一笑,穆老板也是笑著點頭,穆遷道:“確實是有所改變,比以前少了點拘束,也變的自信了很多!

    “恭喜老板!边@是程佳。

    “賀喜老板!边@是一旁的戰群雄會長。

    “老板看來是真的俘獲美人心了,”蓋世英豪的一名高層笑呵呵地說著。

    “咳”穆遷咳了聲,避免玲瓏臉太紅,“仔細看下面發生了什么!

    “好的老板!

    語音中,無畏者玩家們對自己的會長聲援絡繹不絕,氣氛也被掀起了一個小。

    無畏三千有點招架不住,而他背后的那幾名軍團長、那些精英團長,卻都是沒有半點發言權的。

    也就他,還能真的去說兩句,畢竟是有資歷在這里擺著,還是行會的長老。

    “會長,”無畏三千冷笑了聲,“這收買人心的本事,卻是比以前越來越嫻熟了!

    這是要直接撕破臉的節奏,剛才的大義凌然、為了公道和正義,已經有點煙消云散了。

    沒辦法,說理說不過,那也就只能趁還能撕破臉皮,找點機會撕破臉皮了吧。

    又或是有人在他背后,一直在說著如何去做、如何去講。而無畏三千看似自亂陣腳,反倒是讓無畏落風背后的幾人面露冷笑,以為這次事件就能過去了。

    一人道:“咱不帶這么正面攻擊人的,能不能好好說話三千長老你也是咱們會中聲望較高的,你應該知道自己所說的每句話,都會影響到其他玩家們的判斷!

    無畏韭菜也是嘆聲道:“會長是什么樣的人,我們都還不知道嗎”

    “你們”無畏三千面色漸冷,卻是站在那不知該如何言語。

    又是一聲輕嘆在他背后的人群中響起,那嘆聲中似乎有諸多的無奈。

    “你們不知道,因為知人知面不知心!蓖瑫r,這個聲音在人群中傳了出來。

    “誰在背后暗箭傷人”

    “這不是暗箭,這是明箭,”這聲音清淡而俊秀,無畏三千退開一步,后面的幾人也退開幾步,一名身穿著長袍的讀書人就邁步走了出來。

    場內先是一片寧靜,而后就是一陣低聲的討論。

    來人,靠外面的無畏者玩家們可能不認識,但場中的這些人卻都是十分熟悉。

    無畏韭菜等人甚至變了面色,也有人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

    一名副會長指著來人,低聲罵道:“我說怎么一直不安生,竟然是你在背后搞鬼天性薄涼你這叛徒還有臉說話嗎”

    “叛徒事情不要如此說,我不過是被落風會長逼走的罷了!

    天性薄涼淡淡地說著,站到了無畏三千身旁,直視著無畏落風。

    無畏落風卻是面色平靜,似乎早知如此,也是默默地和天性薄涼對視著,看不出喜怒,但目光越發沉靜。

    兩人的城府,都是有夠深的。只是無畏落風給人感覺偏向于王道,而天性薄涼則是偏向于不擇手段的詭道。

    “這是怎么回事”

    “當年的事如果還有一個知情者的話,那肯定就是天性薄涼了!

    “他不是因為和咱們落風會長爭風吃醋,為了一個女玩家才被漸漸疏遠的嗎”

    “啊,”無畏落風一開口,雖然聲音不大,但還是讓周圍的玩家都平靜了下去,“你總算是站出來了!

    “不站出來,恐怕黑白是非就任由你來說了,落風,會長!

    落風道:“薄涼你還是一點都沒變,吞掉劍神、分裂隔壁家、聚出蔚藍星空,又對潛水低三下四,就是為了暗中籌謀,等這個機會對我發難吧!

    “嗯,原本我以為可以放下的,可在劍神的那段時間,我對你的恨,又不可避免地燃燒了起來!

    “恨是因為你搶了我女朋友,才去恨我”

    “搶你的女朋友那不過是對你的一個小小的報復,”天性薄涼冷笑著,“報復你當年逼走清風,報復你通過這種卑劣的手段拿到無畏者我就是報復但是為了清風在報復為了當年,我們十多個兄弟一起打天下,最后你卻將清風逼走的報復”

    無畏韭菜應該是落風的死忠,此時立刻站出來喝罵:“你亂說什么不要血口噴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

    天性薄涼笑的癲狂,笑的暢意。

    廣場邊緣的那處屋頂,穆遷也已經站到了人群前方,被暗龍議會的諸人擁簇著,看著場中的情形。

    自從天性薄涼出面,他就站到了這里,注視著下面的情況發展。

    他在語音中問:“老諾,那邊準備好了沒”

    “準備好了,我找機會就讓那人上去!

    場中,天性薄涼指著落風的鼻尖,兩名面容俊美的男人,此時卻是爭鋒相對。

    詭狐怒斥:“你敢說清風不是你逼走的”

    落風沉默了一陣,而后點頭:“是我逼走的”

    “你們聽他承認了他承認了”

    周圍的無畏者玩家們紛紛變了面色,一個個都有些不敢置信地看著自家會長。

    這和落風的形象明顯不符。

    “可,那并不是我的本意,”落風嘆了口氣,面色悵然,注視著天空,“你和我當時都喜歡清風,你不敢說,我卻敢說。但清風已經是結了婚的,他大大咧咧拿我們當兄弟,現實婚姻雖然收了很多苦,但她自己默默承擔了下來,永遠是那么積極向上、樂觀!

    “夠了你閉嘴你逼走了他你逼走了他啊”

    屋頂,穆老板嘀咕了句:“三個男人”

    周圍的暗龍議會的高層們一陣惡寒。

    天性薄涼面若發狂,指著無畏落風,恨聲罵道:“我也嗷你贖罪為你當年的野心付出代價”

    落風默然無語。

    無畏韭菜著急道:“會長當年發生的事你都說出來啊我雖然不全知道,但也在旁邊看著的啊”

    “我不能讓清風的名譽受損,沒事的!甭滹L輕笑著搖頭,“這一天我早就想過,不過我們無畏者不會受到影響,我們就算暫時滑落前十五,也會再上來的!

    “到這時候還在維持你偽善的面孔”

    落風繼續嘆道:“隨你怎么說吧,薄涼,我也是欠你的,把你逼出了無畏者,但不這么做,恐怕無畏者的內亂來的更快也更猛烈!

    “夠了”

    “夠了”

    兩聲呼喊同時傳來,一個是天性薄涼,一個卻是在人群中。

    天性薄涼卻突然愣了,而那邊讓開的人墻之后,有個身穿著紅色鎧甲的人低頭站著。

    那是有著棕色波浪長發、一身英武鎖甲,長開叉戰裙、背著長槍的纖瘦身影。她突然奔跑向前,無畏者的玩家們閃躲不及甚至被她撞開,力量相當驚人。

    蓬的一聲

    那條大長腿抬起、落下,標準的一字劈。

    天性薄涼還沒來得及閃躲,身影輕顫著向后被系統保護光澤彈開。

    而啪的一聲,這棕發騎士隨手甩了無畏落風一個耳光。

    周圍的眼珠子掉了一地。

    那一聲清冷的喝罵,讓屋頂站著的這些大佬也都是有點目瞪口呆。

    “兩個嗶嗶丟老娘的臉還沒丟夠是不是還特么玩這什么鬧劇老娘都被人威脅著跑回來收拾爛攤子皮癢了還是活膩了”

    無畏落風的表情,明顯是當機了。

    穆遷:“女的”

    老諾:“啊,當時她玩全息網游的時候是玩的男號!

    “我去!

    穆老板也是忍不住說了句粗口。

    最快更新,閱讀請。
六合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