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說網 > 重生之網游帝王 > 第七五零章 蔚羽城的會面

第七五零章 蔚羽城的會面

作者:第七圣劍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800小說網 www.snphaz.live,最快更新重生之網游帝王最新章節!

    玲瓏執意要跟著,這讓穆遷也沒什么辦法,雖然很想說一句,他是去處理男人之間的戰爭,但考慮到自己未來的幸福生活,也就只能點頭答應了。

    跟著就跟著吧,起碼玲瓏如果真要算的話,也是天性薄涼的東家大小姐

    蔚藍星空,此時已經發展到了兩座主城,一分會、一總會,成員數目也到了萬人。

    對于背后投資者來說,他們也已經很不錯了,有很大的潛力和經濟價值。而蔚藍星空內部,也在天性薄涼的各種手段經營之下,變得如同鐵板一塊。

    行會成員的榮譽感相當高,這是很難得的。

    但這個行會有個弊端,或者說有個天敵,在蔚藍星空創建之初,這個天敵就一直存在

    潛水。

    蔚藍星空的核心成員構成中,有一半都是潛水的手下敗將,甚至還有一半是被穆遷親手打敗的。

    現實世界的入夜,剛好輪轉到游戲世界的清晨,蔚羽城的街上行人來往,三五成群,整個主城生機勃勃,玩家人數也達到了十三萬人常駐。

    很不錯了。

    天性薄涼確實是有點才能,如果不是開始的時候,在街上和穆遷相遇,有過一次不過是個武夫的評價和目光交流,而且天性薄涼幾次三番地背棄自己的老板,穆遷還真想將這個人才也收到麾下。

    這想法也只是想法,讓他去收納一個他討厭的人進入自己的利益集團,卻是很不痛快的。

    從傳送陣走下來,一身樸素長裙、帶著一個素白色發箍的玲瓏,立刻引起了廣大玩家的迅速圍觀。從而將穆老板的行蹤也暴露了本來穆老板還想很低調的說,雖然沒帶假面面具,想低調是一件很不靠譜的事。

    “假面,我們怎么去聯系天性薄涼”

    玲瓏小聲問著。

    穆遷笑了笑,沒回答,反而是背著大劍走到了一個擺攤玩家的面前。

    “你是蔚藍星空的玩家”

    “啊啊啊”

    這家伙難道也是一個失語者

    “我想見你們會長,有些事要談,不想讓我帶人打過來的話,就讓他來茶館找我!

    穆遷淡淡地說了句,目光之冷漠、言語之狂傲,讓玲瓏都是大感新奇。

    假面什么時候這么囂張過,直接就說要見別人會長,對方不來的話就帶人過來踏平山頭

    不過這又有另一番感覺,讓人很是心動。

    “走吧,他們一會就該找過來了,”穆遷對著玲瓏輕笑了聲,也不去管那名還愣著的玩家,直接走向了廣場邊緣的城中茶樓。

    之所以將見面的地點選在了茶樓而不是酒館,也是考慮到天性薄涼的整體氣質。而且這次談話,注定是要說一些不能對外直接言說的話語,找個僻靜的地方也不錯。

    穆遷一出現,就像是在蔚羽城的平靜之中,投入了一顆深水炸彈。

    浪花滾滾、硝煙飄散。

    如果不是城中沒有什么號角,估計此時就是嗚嗚的警告聲遍地,全城戒備了。

    不過這也差不多,蔚羽城的精英們,第一時間沖向了穆遷背影的有上百人,但這些玩家卻都自覺地在五十米之外停住了身形,不敢向前質問對方為何會出現在這里。

    前路上的蔚羽城玩家,都在朝著四處閃躲。

    穆遷的目光,就像是一個推土機,將街上的玩家直接朝著左右分開,給自己推開了一條坦途。

    兇威如斯,也可見穆遷在這些玩家心中,到底是什么樣的形象。

    絕世魔王、瘋狂殺神之類的吧。

    在滿大街西方式建筑中,找到那家一看就是唐人街特有的茶樓,穆老板和玲瓏進入其中,里面的客人立刻就嚇跑了一半。

    和大劍帝王呆在一個平面范圍,那是莫大的壓力啊。

    的帖子,在穆遷還沒找位置坐下的時候,就出現在論壇上,點擊和回復開始跳動。

    也是沒誰了。

    “有沒有靠街的隔間”穆遷問掌柜的npc。

    “有的,讓小二帶您上去!

    這茶樓的配套還是很講究的,小二這種不屬于西幻背景的產物都能冒出來。

    踏上二樓,找了個四人的座位,和玲瓏并排坐著。

    玲瓏很嫻熟地開始使用那套看起來很復雜的茶具,在穆遷不解的目光中,將一杯熱水從這個壺倒到那個杯,晃了幾下之后,又倒到了另一個壺,又晃了幾下

    反正當那杯茶水放到自己面前的時候,穆老板恍然以為,這是洗了整套茶具之后的水,還要自己去喝下去。

    這見識短的樣子

    “你還會泡茶”

    “嗯呢,厲害吧!绷岘囃峦律嗉,“我可是什么都學過的,國內外的禮儀、茶道、棋道、刺繡、烹飪”

    穆老板感慨不已:得妻如此,夫復何求,這完全就是一個大家閨秀的優良典范啊。

    雖然一直沒看出來。

    “假面,他們會過來嗎”

    “應該會,天性薄涼現在一門心思想對付無畏者,是不會不管我對他的威脅的!

    玲瓏頭上掛了幾個問號,這無畏者聽著名字有點熟悉!澳遣皇抢现Z手下的行會嗎”

    “這里面的事,等解決了我再講給你聽,很復雜,”穆老板端起了面前的茶杯,感情深一口悶,直接就灌了下去。

    味道還是挺不錯的,沒有想象中洗碗水的那種干和澀

    玲瓏又開始慢慢泡茶,動作嫻熟又文雅,和周圍環境互相映襯,很容易讓人沉浸在她的美貌和靈秀之中,心神寧靜。

    但這份寧靜,很快就被蹬蹬的腳步聲打亂。

    最先來的不是盾戰天性薄涼,而是劍士笑我獨醉。

    嗯,蔚藍星空的副會長,倒是有點和穆遷對話的資格了。

    “大劍帝王”

    笑我獨醉怒氣沖沖地喊了句,但看到在那邊泡茶的玲瓏,氣勢莫名一頓,眼中劃過了些許恨意。

    他現在,對于玲瓏還是不想死心,卻不得不死心。

    穆遷表現的太過強勢,強勢到讓他身為男人,都不敢去正面面對。自從穆遷直接表達,說可以看在玲瓏、婉月的面子上,和林家展開合作,林家的那些老狐貍,就已經將他的挑撥放到了一旁。

    老人精、老人精,那些從商多年的家伙,可都不是那么好忽悠的。

    穆遷眼都不抬,繼續喝著玲瓏的泡茶,回應都沒半個音節。

    玲瓏也是,按她的性格來說,就算是潛水的敵人,她都會微笑著和對方打個招呼,彰顯下潛水和穆老板的氣度。

    但唯獨對笑我獨醉,她眼中的目光只有不滿,依然是精心給穆老板沏茶。

    這么以來,笑我獨醉就尷尬了,尤其是還帶著十多個蔚藍星空的高手,這平日里囂張跋扈的副會長,面子有點擱不住。

    “大劍帝王,我聽說你就職了隱藏職業,我也就職了隱藏職業,打一場吧”

    穆遷看著窗外,玲瓏看著茶杯。

    “你”笑我獨醉壓低聲音,繼續道:“你是潛水的會長,這是我們蔚藍星空的地盤,你來這里居心何為”

    穆遷看著窗外,玲瓏看著茶具,并動作輕柔地倒著熱水。

    “假面帝王”

    “別在這丟人現眼了,在哪來滾哪去吧。人大劍帝王根本不屑與搭理你這種小蝦米!

    角落里傳來了一聲懶洋洋的話語聲,笑我獨醉滿腔怒火剛好沒地方發,轉身看了過去,怒發沖冠的樣子也是蠻嚇人的。

    茶樓二層的一處隔間,珠簾被人掀開,里面有兩個正在喝茶的人影。

    笑我獨醉罵道:“又是誰你們知道會招惹到誰嗎”

    “就是招惹到你咯,放心,天性薄涼絕對不會因為你,就對我兄弟聯眾開戰的!闭f話的人探了個頭,指了指頭頂露出來的唯一信息。

    這是個火法,兄弟聯眾會長。

    笑我獨醉的臟話硬生生咽了回去,果然不能招惹。

    兄弟聯眾的會長笑了笑,將珠簾放下,繼續和對坐的那人說著什么,卻是將外面的情況都無視了。

    穆遷對能在這里碰到自己接下來一段時間的對手,準確來說,是潛水接下來一段時間的對手,還是有些詫異的。

    不過對方在這里做什么跟他無關,就跟那火法奚落完笑我獨醉不理他一樣,他也不去理會那火法。雙方個忙個的,沒什么交流的必要,如果互相說兩句話,因為現在潛水和兄弟聯眾、血戰八方的處境比較微妙,可能會引起不必要的新聞。

    這也是兩家會長的默契。

    笑我獨醉面色陰晴不定,最后想了個扳回顏面的辦法,拉開了穆遷對坐的椅子,自顧自地坐了下去。

    然而穆遷繼續看著窗外,玲瓏專心地做功夫茶,一絲目光都沒飄過來。

    笑我獨醉反倒是更尷尬了

    還有比無視更能傷人的嗎如果有,那就是非刻意無視,而是自然無視吧。

    穆老板兩人,就是自然而然地,將笑我獨醉給無視了,無視的徹底,根本就沒放在眼里。

    穆遷也就罷了,大劍帝王的狂又不是一天兩天了,可玲瓏竟然也如此,這就讓笑我獨醉心中一時間完全無法接受,坐在那各種攥拳,也根本不知道該如何發作。

    還好,要命的幾分鐘之后,天性薄涼慢悠悠地飄了進來。

    然而讓笑我獨醉越發尷尬的是,自家會長竟然也無視了他,直接拉開了自己旁邊的椅子,對著穆遷拱拱手:

    “帝王會長,久等了!

    說完,天性薄涼就自顧自地坐了下來。

    笑我獨醉低聲道:“會長,你來了!

    “嗯,”天性薄涼還是應了句的,畢竟身旁坐著的這人,他還有點作用。

    穆遷將目光收了回來,看著天性薄涼,那雙眼眸平淡之中又蘊含著一股莫名的力量。

    玲瓏也將功夫茶泡好,一杯放到了穆遷面前,對面的兩人繼續無視

    她本就不用管別人如何的,眼中只有穆遷就夠了。

    “我長話短說,來這里是問你一件事!

    “哦”天性薄涼溫和地笑著,就好像穆遷是他的老朋友一樣。

    這人的心機城府,陰沉到了一種可怕的境界。

    穆遷缺不介意,他什么人沒見過,各種鬼怪亂神,也都是打過交道。他直接問:“我想知道,你和無畏者的現任會長,到底是什么關系!

    “關系”

    天性薄涼笑容一僵,目光盯著穆遷。

    穆遷和他對視著,目光坦然而蘊含著一股銳利。果然,天性薄涼還是不能穆遷的氣勢相比,目光很快就錯開了。

    “算是有些私人的仇怨,但私下也是朋友!碧煨员鋈绱嘶刂,也不去問穆遷為什么要問這個問題。

    穆老板點點頭:“那無畏落風,和清風過山嵐又是什么關系”

    “他們曾經是游戲情侶,不過后來分手了!

    哦還有這隱秘。

    天性薄涼怎么就直接說出來了。

    穆老板也是有點小驚訝清風過山嵐和無違落風兩個男人是情侶

    好奇妙。

    最快更新,閱讀請。
六合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