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說網 > 病嬌毒妃狠絕色 > 五二六、老楚相問葉渺是誰(一更)

五二六、老楚相問葉渺是誰(一更)

作者:風雨歸來兮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800小說網 www.snphaz.live,最快更新病嬌毒妃狠絕色最新章節!

    葉渺一下子也楞住了。

    沒想到這個蘇宇,還心心念念找她麻煩!

    “要不...”蘇語道:“告訴小哥,你就是那天救我們的那人?”

    她記是當時葉渺打倒宋城后,小哥可崇拜葉渺了,還撲過去要拜師。

    要是說出來了,小哥想必不會怪葉渺建議她開酒樓的事情的。

    葉渺還沒回答,門簾嘩啦一聲,蘇宇已經沖過來了。

    蘇語嘩地站起來,下意識看向葉渺,卻見葉渺面上,就在這瞬間,已用帕子擋住了。

    蘇語眨眨眼:速度真快!

    “小哥!”她移動兩步,擋住葉渺,對著蘇宇嗔道:“小哥,男女授受不親,你知道我朋友在,還這么莽撞地沖進來,被阿娘知道,定要訓你!

    蘇宇從蘇語身側探出頭,用一種懷疑且不太友善的眼光,將側身而坐用帕子遮臉的葉渺瞧了又瞧。

    “你是我妹妹的朋友?”他不客氣道。

    葉渺咳了一聲,綿綿軟軟的道:“正是,蘇八公子好!

    那聲音溫柔得像只小貓兒,一聽就是個極乖巧聽話、溫柔膽小的大家閨秀。

    蘇宇不由楞住,滿肚子的話,一下子被悶在了肚子里。

    蘇語看著自家哥哥憋屈的樣子,強忍著笑。

    上次楚玉珠出言不遜,葉渺動手打了她之后,也是用這招讓明夫子覺得兩邊都有錯,最后讓家里人領回去。

    蘇宇憋了好久,才終于又開了口,但聲音不自覺就軟了許多。

    “是不是你慫恿我妹妹,讓她女扮男裝出去開酒樓?”

    “蘇八公子說什么呢?我都聽不懂!比~渺小聲道,一別不諳世事的模樣。

    “小哥,我都說了是我自己的意思了,你之前明明信我的,怎么這會又不信我了?”

    蘇語佯裝生氣道:“你要再這樣,我不理你了!

    蘇宇對著心愛的妹妹與嬌弱的某小姐的夾攻,昂揚的斗志立馬敗下陣來。

    “咳,我就是過來瞧瞧,怕你招呼不周,隨口問問!

    蘇宇邊說邊往后退,“那妹妹,還有那啥,你們慢慢聊,我先走了!

    說完也不管蘇語什么反應,拔腿就跑了。

    蘇語本來板著臉,待蘇宇一走,立馬捂著肚子哈哈大笑起來。

    葉渺將帕子放下,無語地搖搖頭。

    “蘇語,你不是要去做香辣烤魚嗎?”

    “是是,葉渺,你稍等一會!碧K語邊笑邊往外走,“靈兒,來給我打下手!

    “是,小姐!

    蘇語和靈兒離開后沒多久,葉渺聽到門簾一陣響動,以為是兩人誰來了。

    她正要抬頭,突然意識到氣息不對。

    反應迅速地用袖子捂住臉,抬頭一瞧,居然是去而復返的蘇宇。

    蘇宇與她眼神對上,楞了片刻,莫名有種熟悉的感覺。

    葉渺垂下眸子,聲音輕得像羽毛,“蘇八公子,蘇語去小廚房了!

    蘇宇收回心神,“我是來找你的!

    “男女授受不親,還請蘇八公子...”

    “我說兩句就走!碧K宇的聲音冷下來,“我妹妹單純善良,你若待她為好友,我必待你如親妹!

    “你若敢欺她,我必不會輕饒你。告辭!”

    門簾響動,葉渺放下袖子,已不見蘇宇身影。

    看來還不蠢,沒被她輕易騙過去!葉渺撇撇嘴,不過,敢對師傅這么不敬,給我走著瞧!

    ——

    試吃了蘇語的香辣烤魚,提了些意見后,葉渺告辭離開,表示若鋪子一有消息,立馬來告訴她。

    離開后葉渺打算去美人坊看看。

    路上遇到了黑著臉的江之夏。

    也不知發生了什么事,整個人看起來又憤怒又暴躁。

    “葉小姐!笨吹饺~渺后,他似乎情緒克制了些,“能陪我一起喝兩杯嗎?”

    這話不管在齊楚還是武國,其實都相當無禮。

    但江之夏知道葉渺非一般閨閣女子,見到她不知怎的,這句話就沖口而出。

    他現在太需要一個能聽他傾訴的人了。

    而葉渺,在江之夏看來,似乎非常恰當。

    沒有利益沖突,又有江湖兒女的豪情。

    葉渺想起剛才蘇語的話,眸光閃了閃,“好啊!

    江之夏面上露出笑容,“我知道我的請求驚世駭俗了些,多謝葉小姐信任,這邊請!

    兩人便走了最近的一家茶館。

    江之夏身為江氏商行的少東家,為了談生意,踏足京城每個地方,幾乎沒有不認識他的。

    掌柜見到他,笑容滿面,“江公子,里面請!

    說完多瞧了兩眼葉渺,不過倒是沒有太過異樣。

    做生意的女子雖少,但并不是沒有。

    江之夏在這方面的風評不錯,掌柜沒有多想,便開了間最好的雅間給兩人。

    茶水點心上了之后,江之夏給葉渺斟上茶之后,扯著衣領,狠狠吐了口氣。

    似乎要將心中郁悶盡數吐出。

    葉渺主動問道:“江公子,可是遇到什么煩心事?”

    江之夏苦笑兩聲,“葉小姐你知道我是江氏商行的少東家,那你知道我舅舅是誰嗎?”

    “不是夏語薇的父親嗎?”葉渺道。

    “哦,忘了你跟夏表妹曾是同學!

    江之夏端著茶盞,眸光望著前方,面上露出嘲諷的神情,“當初我外祖父還是個七品小官時,因為得罪上官差點要丟了官。我娘便嫁給我爹,用江家的錢打通關系,保住了外祖父的官職!

    “后來,因為江家在錢財上的大力扶持,我外祖父一路青云,因為表現出色,被楚家看中,將其庶女嫁給我舅舅。兩門姻親,一門有權,一門有錢,外祖父去世前,直到三品戶部侍郎,后由舅舅接手!

    “這不是挺好的嗎?”葉渺道:“與官場關系緊密,江氏商行也能因此得利!

    “是啊,葉小姐說的沒錯,我江氏商行確實因此得利不少,所以我祖父爹娘都對夏家十分感激,在錢財上從不吝嗇!

    江之夏冷笑兩聲,“可是夏家呢?外祖父在世時還好些,知道感激我娘當年一個官家小姐下嫁商戶的犧牲,才有了今時今日的夏家!

    “但自從那個所謂高門小姐夏夫人嫁入夏家后,從來不拿正眼瞧我娘,覺得江家給錢是理所當然!

    連舅母都不愿意喊,看來這怨恨由來已久,葉渺心想。

    “連帶著其他舅舅家和幾個表弟表妹,都將從江家拿錢當作應當,給少了還給我娘臉色看!

    “升米恩,斗米仇!比~渺淡淡道。

    江之夏楞了楞,“葉小姐你說的沒錯!

    “前幾天我江家才拔了銀子給夏家,任由他們去慰勞宋國公手下那些兵,今天我娘過去連午飯都沒留,讓她餓著肚子回來了!

    江之夏捏著茶盞,手背青筋直暴,“要不是我娘當時攔著,我一氣之下就帶人上夏家理論去了!”

    葉渺喝了口茶,“看不出你倒是個孝子!

    “我若真是孝,就不會由得我娘受盡夏家白眼這么多年,卻無能為力!苯淖猿暗。

    葉渺道:“商人與官家之間,地位猶如云泥之別,你去理論也好,吵鬧也罷,除了得罪人之外,根本不會改變什么,這怪不得你!

    江之夏長長吐出口氣,“葉小姐說的對,多謝你今日聽我訴苦,還請葉小姐將此事保密!

    “我明白,”葉渺站起來,“那我先告辭了!

    “葉小姐慢走!

    為了避嫌,江之夏恭恭敬敬地將葉渺送下樓。

    待葉渺遠走后,正要上樓時,白大管事匆匆來了。

    “少東家!”

    “什么事?”

    “寶釵閣今早買首飾送胭脂小樣,一開門就爆了,搶了咱們不少客人!”

    “艸!”

    因為江大夫人受冷落的事情,江之夏的怒氣一通發泄后,好不容易散了些,現在又蹭蹭聚上來了。

    為了那個丑女的美人坊和寶釵閣,江老爺子沒少埋汰他。

    “馬上將點翠閣的管事喊來,商量對策!”

    ——

    第二天早上葉渺去了慶南王府,因為昨天被蘇宇警告的事情,葉渺公報私仇,將蘇宇狠狠操練了一番。

    哪知蘇宇似乎是個受虐體質,葉渺越是操練得很,他越是高興。

    覺得葉渺肯定是發現了他不為人知的練武才能,才會如此看重他。

    最后弄得葉渺都無趣了。

    歇息的時候,蘇宇湊到葉渺身邊,“葉老大,你有沒有喜歡的小姐?”

    正在看書的魏九、正在修改陣圖的秦安、正在練拳的奉飛,聞言全都停住,豎長耳朵。

    “你問這個做什么?”葉渺端起茶盞喝了一口,隨口問道。

    蘇宇嘿嘿一笑,“嘿嘿,我有個雙生妹妹,生得跟我不太像,比我好看多了,又乖又聽話,你若沒有喜歡的小姐,我可以介紹我妹妹給你認識!

    “噗!”葉渺一口茶噴出。

    昨天警告她不要騙蘇語,今天就要將蘇語介紹給她。

    魏九手中的書緊緊捏著,低低喊了一聲,“蘇宇!”

    蘇宇看了一眼魏九,“魏九,你明年就要成親,我妹妹該說親了!

    “這京城里的公子哥們,我一個都看不上,我只看得上葉老大!彼溃骸皩⒚妹猛懈督o他,我放心!

    魏九面色變得極差,秦安咳嗽一聲,轉了話題,“對了,葉老大,這個月二十五,太子舉辦蹴鞠大賽,你有空嗎?有空的話,去給我們打打氣!

    “這個月二十五?”葉渺一楞。

    “是啊,往年太子都是在六月二十八舉辦蹴鞠大賽,今年不知怎的提前了幾天!

    六月二十五,葉渺心口一痛,低頭喝茶掩飾眸中突然涌起的情緒。

    那天,是寶兒和程爍的生辰。

    懷著寶兒的時候,她曾無數次想過,以后寶兒每年生辰,她要如何陪他過。

    卻沒想到,第一個最重要的周歲,她就無法陪伴在他身邊。

    眼前不由自主模糊起來,心口處痛得連呼吸都變得困難。

    “葉老大?”

    “好啊!比~渺勉強斂住心神,應了一聲,“我突然想起我還有事,先走了!

    說完不管四人如何反應,轉身就走。

    轉身的瞬間,淚流滿面。

    ——

    因為生辰之事觸動心神的葉渺,在家里默默呆了兩天,全力配合邱嬤嬤的儀態訓練。

    直到初八這天心情好了些,才出了門。

    今日恰好約定去齊嬸子處拿魚的日子。

    葉渺在太陽底下走了一會,心中越發堅定起來。

    既然無法陪寶兒過周歲,那么她就要更加努力,爭取在以后每一年寶兒生辰的時候,都能陪在他身邊。

    她這向想著,很快到了齊嬸子住的地方。

    還沒進去,便見包大娘從里面神情慌張的沖出來。

    看到葉渺,差點喜極而泣,急急喊了聲,“葉小姐!”

    “包大娘,發生什么事了嗎?”

    “葉小姐,”包大娘抓住她的手,“老爺子早上在河邊釣魚的時候暈倒了,你快隨我去看看!

    葉渺果斷應下,“快走!”

    兩人上了馬車,讓車夫快馬加鞭,大半個時辰后,馬車停在包大娘屋子前面。

    剛下車,便聽里面傳來老猴暴躁的聲音,“不行,必須給我回去找大夫看!”

    “我都說沒事了!崩铣嗖痪o不慢道:“不過你這么大聲,我沒病都被你嚇出病來了!

    老猴壓低音量,“都暈在河邊了,還說沒事?若不是包大娘發現及時,你是...是想讓我來給你收尸嗎?”

    說到最后,聲音不自覺帶上兩分哽咽。

    “你看你,我活得好好的,你偏咒我。沒事都被你咒出事來了!崩铣嗟。

    老猴被他氣得不行,偏現在老楚相病懨懨的,又發作不得。

    正僵持著,包大娘道:“兩位老爺子,我請了大夫過來了!

    “不是說不必請...”老楚相輕輕皺了一下眉頭,抬頭看到葉渺,意外道:“丫頭,是你呀!

    “老爺子,諱疾忌醫可不好!

    葉渺說著坐到床邊,只手搭到老楚相手腕間。

    葉渺沒出聲,片刻后收回手,“老爺子是娘胎里帶來的病弱體質,只適合溫被。之前吃了些略補的藥,起了反效果,這才暈倒!

    能活到這般歲數,想必也是遭了不少罪。

    “有紙筆嗎?”葉渺問道。

    包大娘連忙取出一把粗糙的紙,以及一只快禿了的毛筆。

    葉渺開了個方子,“包大娘,先去抓副藥來煎給老爺子吃!

    “丫頭,你別亂來啊!崩虾锞o張道。

    葉渺道:“您放心,我不走,就在這里坐著,等老爺子好些了我再走!

    老猴不知怎的,心里就無端信了她。

    離村子不遠有個小鎮,葉渺開的藥尋常,包大娘去鎮上抓了藥很快回來。

    然后煎了藥給老楚相服下。

    老楚相皺了皺眉,最后還是喝下了。

    本以為會很苦,沒想到意外地還帶了絲甘甜。

    五臟六腑里的難受,似乎被這藥撫平,老楚相眉心舒展,緩緩閉上眼。

    不一會,便傳來均勻的呼吸聲。

    “睡著了?”老猴輕聲問。

    葉渺嗯了一聲。

    “丫頭不錯!崩虾镓Q起大拇指。

    葉渺頷首示意。

    ——

    老楚相睡了一覺后,精神好了許多,包大娘端來午膳。

    用膳的時候,葉渺拿著毛筆問道:“老爺子,您平時喜歡吃什么,不喜歡吃什么?”

    老楚相頓了頓,“丫頭問這個做什么?”

    “您的身體是天生的,無論怎么吃藥也與正常人不同,而且是藥三分毒,多吃無益!

    葉渺道:“所以我想給您開些藥膳方子,盡量用您喜歡的口味,或者盡量避開與您喜歡的口味相沖的!

    老楚相一楞,他自小吃藥至今,從來沒人這么問過他。

    神色間不由溫和起來,“有些喜辣,喜歡吃肉,最不喜苦味,不過身原因不能吃辣,也不能多吃肉!

    還得天天吃苦的。

    葉渺邊寫邊道:“吃到喜歡吃的東西,心情會好,心情好身體才好。若心情過于壓抑,時間久了吃什么身體都會出毛病!

    “所以辣偶爾吃些無妨,肉多吃些也無妨,只要將肉燉得入口即化,每次克制一下用量就好!

    葉渺刷刷寫完后,將藥膳方子遞給老楚相,“老人家,您看看這些膳食如何?如果有不合胃口的,我馬上給您換個!

    老楚相看到那上面的方子,還有那我行我素的字,忍不住微微笑起來。

    “極好!

    老猴見他笑,不由喃喃道:“這么多年了,從沒見你這么開心過!

    老楚相將方子遞給葉渺,溫和道:“丫頭你叫什么名字?”

    葉渺道:“老爺子,我叫葉渺!

    話落,向來平和安寧的老楚相,眉宇間突然變得鋒銳起來。

    不再是與世無爭的老人家,而是那個曾經翻手為云、覆手為雨、殺伐果斷的一代名相!
六合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