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說網 > 大符篆師 > 第五百三十八章 一步之遙

第五百三十八章 一步之遙

作者:小刀鋒利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800小說網 www.snphaz.live,最快更新大符篆師最新章節!

    大約半個小時之后,王家老祖沉這一張臉,回到車內,看見白牧野在那悠閑的喝茶,頓時有些氣不打一處來。

    “你倒是悠閑!

    “我是法陣系的符篆師啊,又不是戰斗系的!卑啄烈拔⑿粗。

    王家老祖倒是也沒說別的,他對符篆師談不上很了解,但也不是一點了解都沒有。

    知道符篆師可以擅長很多種符篆術,但真正專精的,往往就只有一種。

    這姓蘇的年輕人區區一個神符,卻可以布置出困住帝五大能的符陣,顯然是將所有精力都用在法陣符這方面了。

    諷刺幾句,只是他堂堂一尊帝五巔峰在外面殺敵,這姓蘇的一個小神符師卻在里面悠閑品茶讓他有些不爽罷了。

    是的,就這種一知半解,其實才是最可怕的。

    接下來的時間里,他們的戰車又遭遇了七八次截殺。

    王家老祖沒說對方是什么人,白牧野也沒有問過。

    但從每一次他出去時間越來越長也可以判斷出來,截殺他們的人,境界越來越高,戰力越來越強。

    最近一次,王家老祖整整出去了三個多小時才回來,回來的時候,身上染血。

    看得出來,那些鮮血,不僅僅是敵人的。

    “對手這么強?連您都受傷了?”白牧野有些吃驚地問道。

    “嘿,天河這種地方,帝五巔峰者眾,誰人敢說無敵?”王家老祖輕輕嘆了口氣,像是被白牧野激起了談興,淡淡說道:“除非一尊帝五巔峰的全系符篆師,不過……這世上哪有這種全能的存在?不過是理論上存在罷了!

    “這是我的目標!卑啄烈耙荒樥J真的說道。

    “哈哈哈!”王家老祖服下幾顆療傷丹藥,哈哈大笑幾聲,“你這年輕人倒是有點意思,全系符篆師,你當你是什么?氣運加身的神嗎?”

    “怎么,您從來沒見過全系符篆師?”白牧野問道。

    “見過,那些號稱全系的符篆師天河有不少,”王家老祖臉上露出一抹淡淡的不屑,“號稱攻擊、防御、詛咒、控制、五行元素……甚至還有一些稀有符篆術全部精通,可這種人,老朽活了無數年,就沒見過一個能踏入符帝境界的!甚至就連神符師境界的都沒個!

    “學的東西太過駁雜,終究是小道。專精一道,方能成就大事!

    他看著白牧野:“你,明白了嗎?”

    白牧野點點頭:“受教了!”

    “嗯,年輕人,有理想是好事,但切莫好高騖遠!”王家老祖似乎真把白牧野當成了自己的追隨者,開始言傳身教起來。

    隨后一些天,白牧野跟王家老祖之間的關系愈發熟稔。

    又一次遭遇攔截之后,白牧野忍不住問道:“外面攔截我們的……到底是什么人?都是天河生靈?”

    王家老祖冷笑道:“怎么可能都是天河生靈?”

    說著,他撇撇嘴:“那株大藥,在某個群體當中不算什么秘密,知道的人不少。之前我們都覺得,有毒瘴守護,大藥成熟之前,不應該有人提前太早過來!

    “是啊,沒什么意義!卑啄烈包c點頭。

    “可沒想到,有些人還是那么迫不及待,試圖先封鎖這里,不讓人進去。簡直就是笑話!他們封鎖得住嗎?”王家老祖說這番話的時候,一臉霸氣。

    “那是,前輩是什么人?就憑那些宵小之輩,肯定攔不住的!卑啄烈拔⑿χ牧司漶R屁。

    隨后問道:“這株大藥既然能散發出恐怖的毒瘴,又是如何被發現的呢?”

    王家老祖道:“那株大藥還是幼苗的時候,并不會散發出這種毒瘴,唯有到了接近成熟期的時候,才會利用毒瘴來掩飾它的存在。都是頂級的靈物,雖然不能像智慧生靈一樣聰明,但這些起碼的自保手段還是有的!

    “果然是天地間的靈物,確實很神奇呀!”白牧野贊道。

    王家老祖呵呵一笑,看著白牧野:“只要你別胡亂生出不該有的心思,將來得到這株大藥的時候,我說不定可以分你幾道根須,讓你也得一番大造化!”

    “那,太感謝前輩了!”白牧野站起身施禮。

    “所以,無論在什么時代,無論什么地方,真正的聰明人,才能活得長久,活得更好!蓖跫依献嬉荒槤M意的看著白牧野。

    英武四年,四月二十七。

    白牧野跟王家老祖終于乘坐著這輛戰車,來到大藥生長的這片區域。

    這地方,按照王家老祖的話說,已經距離天河源頭有些近了。

    “越是靠近源頭,越是危險,存在著很多不可測不可知的不祥之地!蓖跫依献嬉荒樴嵵,眼神中還帶著幾分淡淡恐懼。

    “前輩可是遇到過什么?”白牧野問道。

    “不可說,不要問,記住,以后也不要提!”王家老祖一臉認真的看著白牧野,“如果你想在天河這里活下去,就一定要記住我今天對你說的話……”

    “請前輩賜教!卑啄烈罢J真請教。

    “不要好奇,不要好奇,不要好奇!”

    王家老祖同樣一句話,說了三遍,每一遍的語氣都會加重一些。

    他一臉嚴肅的看著白牧野:“在天河,你可以心黑,可以手狠,可以嗜血,可以詭詐……總之,在自身所處的環境中,不要留太多善念,容易遭人利用。但心存善念,最多遭人利用,只是可能會被坑死?扇羰呛闷妗鸵欢〞!”

    白牧野撓撓頭:“我就是個好奇寶寶!

    “那你會死的,比我強大的存在都死了,你一個小神符師又多了什么?”王家老祖看著他,淡淡說道。

    白牧野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看著王家老祖:“比您還強大的……那豈不是?”

    “不是,也不是大圓滿,但的確就是比我強大,他最好奇的就是天河源頭究竟什么樣,于是他去了,再也沒回來過!闭f這番話的時候,這名王家老祖眼中還露出一抹淡淡哀傷之色。

    “那人是前輩的熟人?”白牧野問道。

    “你還真是個好奇寶寶!蓖跫依献娴闪怂谎,搖搖頭,沒有再說什么。

    白牧野笑嘻嘻的,也沒有再去追問什么。

    對這位王家老祖,他如今也談不上有多大恨意,但也談不上喜歡。

    動輒就拿他和他家人性命威脅的人,能喜歡才叫見鬼。

    不過這人倒也談不上是多邪惡。

    至少對于真心投靠他的人,還是不錯的。

    最近這段時間,也給白牧野講述了不少關于天河的種種。

    這些對一般人來說就是解悶的故事和八卦,但對白牧野來說,卻隱藏著很多有用的信息。

    比如王家老祖口中的很多連他都不敢進的禁區。

    這樣的地方,以后都有可能成為白家軍的藏身之地。

    畢竟,他是一個強大的全系符帝。

    王家老祖這群帝五巔峰大佬不敢進不能進的地方,不代表他也不行。

    隨后,王家老祖直接駕馭著這輛戰車,沖進了毒瘴區域內。

    之前那些試圖攔截的人都失敗了,真到了毒瘴區這里,反倒沒有什么人出現。

    但王家老祖也說了,那些人肯定都在暗中盯著呢。

    “身上有解藥的,也不僅僅只有我一個,等下到了里面,你別急著出去,我先探查幾圈,發現沒有任何問題之后,你再出來布陣!”王家老祖交代道。

    很快,戰車進入到那株大藥的生長區域,在這里,毒瘴氣愈發濃郁!

    已經到了化不開的那種程度!

    王家老祖出去之前,再三交代——

    “切記,我沒回來之前,你千萬不許出去!不然的話,你可能會被瞬間毒死!我知道你好奇,但這件事,關乎性命!你死了不要緊,耽誤我取那株大藥的話,你的家人都活不成!好好配合,你才有活路,記住了嗎?”

    白牧野一臉我是乖寶寶:“記住了!

    王家老祖前腳離開,不到三分鐘,白牧野就從戰車里面溜達出來。

    外面的景象,讓他有些吃驚!

    那兩條已經服用了解藥的蛟已經迷迷糊糊的睡在那里。

    王家老祖之前曾說過,拉車的蛟本身就擁有極強的抗毒能力,如今服用了解藥,居然還是趴在那里昏昏欲睡。

    見他出來,兩條蛟也都沒有看他一眼,閉著眼睛,一臉虛弱的伏在地上。

    白牧野身上光芒閃耀,各種屬性防御的符篆熠熠生輝,全都是在激活狀態。

    他倒是不怕這里的毒瘴,他怕的是突然間有人冒出來給他一下。

    沒有防御符的符篆師是沒有靈魂的……脆皮。

    不需要戰帝,一個神戰士都能把他給打死。

    小白沒有耽擱時間,他知道王家老祖隨時可能會回來。

    出來之后,第一時間在這地方開始布陣。

    一道道大道符文,被他直接打入大地深處。

    然后,他開始往如同滾滾濃煙的毒瘴區走去。

    大藥越是接近成熟,距離它近的地方毒瘴越是恐怖。

    王家老祖之前的介紹并沒有撒謊。

    這地方太可怕了!

    哪怕小白身上有大白蟲子配出來的各種解藥,此刻也不由有些膽戰心驚的。

    只能期望著大白蟲子能靠譜點,不然可能真的會出問題。

    還好,蟲教授別的方面不好說,但在制藥這方面,當真是頂級大能。

    白牧野進入到濃郁化不開的毒瘴中也沒有感受到任何不適。

    與此同時,他將強大的精神力釋放出去,小心翼翼的布下了一些感應的節點。

    這也是為了防止王家老祖突然間殺個回馬槍。

    越往里面走,毒瘴越濃,到最后,眼前已經是徹底漆黑一團。

    就如同最黑的宇宙深處!

    甚至連神識,都難以穿透。

    小白知道,這會兒他應該是已經接近了那株大藥。

    他無聲無息,繼續往前走。

    直到前方的黑暗中,突然出現一道一點藍光。

    一開始只有螢火蟲那么大一點,在這絕對黑暗中,甚至跟這黑暗融合到一起。

    漸漸的,這光點開始變大。

    走到近處之后才發現,這是一株晶瑩剔透的藍色植物。

    說是植物,倒更像是一株透明藍翡翠雕琢出來的小樹!

    一尺多高,枝杈嶙峋,閃爍著淡淡的藍色熒光。

    似乎感受到有生靈接近,這株藍色植物甚至還散發出一股微弱的波動,似乎……想跑!

    但下一刻,就在藍色植物的四周,頓時有一道道土黃色光幕出現。

    直接將藍色植物擋在那里。

    白牧野微微一怔。

    下一刻,他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喃喃道:“這才正常嘛!”

    這樣一株能得大造化的大藥,怎么可能沒人提前布局?

    就算有這恐怖的毒瘴又能怎樣?

    照樣有人能提前進來,在這里布下手段。

    剛剛那土黃色的光幕,分明是土屬性的法陣符!

    沒有其他功效,只能困住這株大藥。

    “既然有人已經在這里設下法陣,那么這四周……”

    白牧野說著,眉宇間露出思索之色,下一刻,他輕輕一跺腳。

    這一腳踏在大地上,瞬間溝動地脈,四面八方,一道道淡淡的能量波動直接被激發出來!

    “殺陣、困陣、迷蹤陣……”

    白牧野輕聲嘀咕著,眼神中也露出一抹淡淡的凝重之色。

    顯然,在這里布陣的人非常強大!

    如果不是他前段時間使用卜家那二十株百萬級精神力大藥將境界提升到帝四,甚至有可能都很難破掉這地方別人布下的法陣!

    因為在這里布陣的人,同樣也是一尊符帝!

    法陣系的……符帝!

    若是在神符師境界那會兒,別說破掉,恐怕就連發現這些符陣都有難度。

    不過放在現在嘛……自然就沒什么問題了。

    但小白并沒有破掉這些法陣,而是按照這些法陣的排列方式,又在這里布下了一道更深的法陣!

    各種各樣的大道符文迅速從他身上飛出,一道道被打入到大地深處。

    同時,困住這株藍色大藥的那土屬性法陣,也被他動了一番手腳。

    做完這一切之后,他迅速回撤。

    當來到毒瘴相對少一些的區域,神識可以釋放出去的地方時,感知了一下,王家老祖并未歸來。

    白牧野松了口氣,直接回到車子里。

    精神力強大的好處就是可以迅速讓自己平靜下來。

    他取出符篆筆、紙和墨,就在車里面,開始畫起符來。

    他畫的,自然也是各種各樣的法陣符。

    要在敵人眼皮子底下做手腳,如果全都依靠對方不懂行不識貨,顯然是有些不適合的。

    萬一對方只是裝作不懂呢?

    萬一對方對法陣符也多少有研究呢?

    所以,想要坑人,就一定要把所有的提前量全部打好才行。

    王家老祖回來的時候,已經是七八個小時之后的事兒了。

    他看了一眼白牧野面前放著的那一大堆畫好的法陣符,目光似乎不經意間的在那上掃過,眼神露出一抹淡淡的柔和。

    然后才看著白牧野道:“可以了,你可以進行布置了!

    “確定沒人在這里?”白牧野有些謹慎的問道。

    王家老祖點點頭:“我們身上的解藥,面對這種毒瘴區,能堅持的時間也是有限的。如無意外,誰愿意在這里面待著?”

    “您說的是,那,咱們走吧!”白牧野道。

    “好,走吧!蓖跫依献纥c點頭。

    隨后,兩人從戰車里面出來。

    白牧野出來的一瞬間,身子頓時一晃,一張臉剎那間變得烏青。

    “我靠!”

    他直接又縮回到車里面。

    王家老祖回來的時候,見到白牧野正一臉驚恐,大口喘著粗氣,臉上的烏青正在迅速的全身蔓延中。

    “抱歉,忘了給你解藥!蓖跫依献嫒咏o白牧野一個小瓷瓶,“先服用一粒!

    “嚇死我了!”白牧野一臉驚恐地道。

    “沒事,這瓷瓶里面的丹藥,應該足夠你布陣了。但你記住,這只是暫時壓制,想要真正的解藥,必須要等到我拿到那株大藥之后!”王家老祖一雙眼盯著白牧野的眼睛,十分認真地道:“這不是跟你開玩笑!

    白牧野點點頭:“我明白的前輩!

    “你明白就好,我這不是針對你,我這是對我們的未來負責!蓖跫依献嬲f道。

    白牧野服下一粒丹藥之后,臉色漸漸恢復了正常,他看著王家老祖:“這丹藥一粒能堅持多久?”

    王家老祖道:“一個時辰沒問題!

    白牧野松了口氣,打開瓷瓶看了一眼,里面還有七顆。

    也就是說,一共八顆丹藥,能壓制這里的毒瘴十六個小時。

    “您……能跟著我一起嗎?”白牧野問道。

    “我自然是要跟著你的!蓖跫依献婵粗。

    隨后,白牧野布陣,王家老祖就在一邊看著,一邊看,一邊還會問兩句。

    “這張符,你布置在這里是何意?”

    “哦,那這一張呢?相生相克?哦,高明!”

    “說起來,你當天就是用這種手段困住我們五個人的吧?”

    “還真是年輕有為!”

    “以后你跟著我,我一定保證你成為符帝!”

    “有朝一日,我為至尊,一定保你成為帝五巔峰!”

    人才,真正的有識之士沒有不喜歡的。

    王家老祖心狠手辣冷酷無情,但對真正的人才,依然難以免俗。

    而且他同樣有著所有大人物的通病——

    見到人才,總想往自己陣營里面劃拉,也總覺得以自己的能力,可以鎮得住任何人才!

    你是優秀,但我更優秀!

    一個小時過去。

    白牧野在布陣。

    兩個小時過去。

    白牧野在布陣。

    三個小時、四個小時……一直到八個小時過去,白牧野依然還在布陣。

    但這布陣的范圍,卻越來越大了!

    他們甚至已經走到了毒瘴區的邊緣地帶。

    這種可怕的巨大法陣,已經完全超出了王家老祖的認知范疇。

    他很想表現出自己的專業一面,但卻無能為力。

    “你確定,這么大規模的法陣,到時候能同時激活?”王家老祖一臉狐疑的看著白牧野。

    “當然,不但能激活,而且我還可以保證能一個人操控這些法陣!”白牧野一臉得意的道。

    這份得意,王家老祖看不出絲毫虛假。所以他一點都沒懷疑。

    別說一個年輕人,就算是他這種年齡閱歷,見到白牧野布下一座如此龐大的驚世大陣也都忍不住有些心旌搖曳。

    所以,如果白牧野一臉平靜淡定,他才會覺得不正常呢。

    隨后,兩人再次回到核心區域,白牧野又帶著王家老祖,往毒瘴最濃的地方走了一段距離,布下了一些法陣符在那里。

    王家老祖這會兒同樣看不清白牧野放出去的是什么符,但他對白牧野也幾乎是徹底放心了。

    一個生命在自己手中掌控著的人,他能掀起什么浪花?他敢掀起什么浪花?

    白牧野將法陣全部布好之后,時間已經過去十二個小時。

    他一臉虛弱的回到車上,接連喝了好多水,又拿出兩株十萬級靈力的大藥當著王家老祖的面服下。

    這才萎靡不振的看著王家老祖:“前輩,咱們什么時候回去?”

    “回去?呵呵,回去做什么?就在這里等著!等到大藥成熟的那一刻,等到所有人來到這里的那一刻,你激活法陣!困死他們!然后到時候我挖出大藥,帶著你逃出這里!”王家老祖笑呵呵,看著白牧野道。

    “?那……那我的那些家人,他們怎么辦?”白牧野一臉呆滯的看著王家老祖。

    “放心,我會給我家族中的其他人打招呼,讓他們保護好你的家人。等我突破歸來,你就可以和家人團聚了!”王家老祖一臉和善的看著白牧野,“接下來,你就安心住在這里,修煉,畫符!哦,對了,我這里,還有十株百萬級精神力大藥!我說到做到,這十株大藥給你,能不能在這段時間突破到符帝,就看你的天賦和造化了!”

    王家老祖說著,直接拿出了十株封印的百萬級精神力大藥,放在白牧野面前。

    白牧野眼中露出一抹狂喜之色,他現在的精神力,已經接近三千九百萬!

    有了這十株精神大藥,他的精神力,將直接沖進帝四巔峰,距離帝五,只有一步之遙!
六合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