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說網 > 碧海風云之謀定天下 > 第四百七十零章 崩壞

第四百七十零章 崩壞

800小說網 www.snphaz.live,最快更新碧海風云之謀定天下最新章節!

    蘇曉塵終于出言允諾道:“裴大人的忠心日月可鑒,裴大人的家私我也不會動分毫。然而若是就這樣放裴大人出去,只怕沿途保不定還會遇上什么風波。不如這樣,裴大人就在我這營中住幾日,待我落城之后自是要回瀚江向圣上復命,屆時替裴大人在圣上面前言明事情的經緯,也好替大人請功,如何?”

    裴然眼珠子一轉,心想莫非這小子真有本事平定帝都?看他的十八國伏城之計倒也使得不賴,不如索性就賭上一把,隨他在營中住上幾日。真要是能落了城,我還跑什么呀?帶著金銀回家繼續過日子去啊。到時候朝中一片蕭瑟,我裴然能挺身而出,和這個什么蘇學士一文一武,那豈不是能將平定帝都的功勞搶過一半來?

    想到這里,方才的惶恐之意早已丟到九霄云外,只剩下心花怒放。

    “蘇學士既然這么說,我裴然當然求之不得。如今國賊當道,匹夫有責,我裴然雖手無縛雞之力,但豈是貪生怕死之輩?若要平定帝都有用得著我的地方,定不推辭!”

    蘇曉塵暗自好笑,心想若是小瀲在這里,觀得他這等的花花腸子,只怕惡心得當場要吐出來,當下忍住笑意回道:“那好得很!

    不過兩日,帝都忽然躁動起來,從一早上便從城門處涌出大批的百姓朝四面八方逃散開去。蘇曉塵命鷲尾易容后前去打探后才得知,那些百姓都是暫時出城避難去的。

    “城中出了什么事?”

    “陳麒的首級已掛在城樓上了!柄愇泊鸬。

    蘇曉塵聞言微微一笑:“舅舅果然下手極快。具體說說,是怎么個情形?”

    “是蘇學士的離間之計奏了效,葉尚書和鄭崙私下商定暗算了陳麒。葉尚書先是假意請陳麒去青槐山莊,說是替陳麒和鄭崙調和,鄭崙又佯裝服了軟,哄得陳麒多喝了幾杯。兩人趁著陳麒大醉,便割了他的首級,對外宣稱是陳麒通了敵,想要安撫人心!

    “安撫人心?可怎么百姓反而逃了呢?”

    “這個就是老天開眼了。前些日子里裴尚書在城中各處布了粥棚,結果他逃跑之后,粥棚自然就無人料理。那些貧苦百姓本來得知是能布施個十日八日的,不料才三四日就不布了,個個惱火,于是開始滋事尋釁,恰逢葉知秋心里有鬼,覺得這定是十八國伏兵乘機鬧事,于是大肆鎮壓,打死了不少鬧事者,還誤傷了四處的百姓,結果就激起了民變!

    “這可真是節外生枝了!碧K曉塵皺眉道:“可城中畢竟有龍鱗軍,百姓一時間應該不是他們的對手!

    “一時間不是對手,但百姓畢竟人多勢眾,于是葉尚書就被逼得將所有的龍鱗軍撤離的城池的四邊,退居皇宮附近的百官邸所,將權貴和百姓用高墻徹底隔開了。有些百姓覺得帝都動蕩不太平,城門也無人看守,所以便趁機逃散了!

    “好得很,我等的便是這一天。只要舅舅他把百姓隔在外圍,我要動手便再無后顧之憂。

    鷲尾,我前些天吩咐你準備的事都進行得如何了?”

    “差不多了,最多再一兩天便可齊備!

    兩人正說話間,恰逢徐孚探頭進來,聽到蘇曉塵要動手,興奮地摩拳擦掌道:“怎么個動手?蘇學士快吩咐,我老徐好早做準備?墒且髿⒁粓?”

    這段時日里徐孚對蘇曉塵已經佩服得五體投地,言語間早忘了自己只有區區四千人。

    “哈哈,徐將軍來得正好,是要交代你些事,只不過不是大殺一場!

    “那是……?”

    “徐將軍,如今龍鱗軍已悉數撤往城內固守皇宮附近,城門各處防備空虛。三日后,你可將四千人分作三批,守在迎曦門、崇景門、百泰門這三處城門,只看城中火起,便會有人四處逃竄。若是百姓你就放過,若是官兵就地招降,若是權貴么……俘虜起來嚴加看守!”

    “火?”徐孚尷尬地看著蘇曉塵,笑道:“蘇學士……你這是要火燒帝都?”

    “是!以下攻上,火攻是最好的法子,只要火勢一強,自然會朝上燒,勝過千軍萬馬圍城!

    “可是蘇學士啊,你也知道咱這萬樺帝都……”

    “徐將軍是在擔心龍涎口?”蘇曉塵顯然猜到了徐孚的憂慮,“不錯,世人都以為龍涎口是用作灌溉城下良田之用,其實當年慕云太師們鑿了這龍涎口,最大的目的是為了防止有人以火攻城。千萬個龍涎口中的妙岱山飛瀑之水經流不息遍布全城,一般的火攻難以奏效!

    “既然蘇學士知道這龍涎口的妙用,為何還……”

    “徐將軍,龍涎口的妙用可不止于此,徐將軍只管按我說的去圍住城門,到時候這把火燒不燒得起來,卻看我的手段便是!

    徐孚見他說得云淡風輕,心中驚異不已,慕云太師設下的龍涎口豈能輕易就被破去?就算是如今天寒地凍,龍涎口的水已被凍成了冰,可一旦著了火,還是會把冰融成水,這不是依然燒不起來么?

    蘇曉塵卻不再不肯多說,只讓他回營分兵編隊,好準備三日后的襲城。

    ******

    瀚江邊,溫蘭手搭涼棚看著隔江而對的蒼梧國。

    “如何,江對面有什么動靜?”

    林通勝在旁謙恭地說道:“已探明,國主入了李厚琮的王帳,討要了些兵馬回帝都平亂去了!

    “哼!好好的國主不當,卻非要去當別人的奴仆,真是胸無大志!怎么,他沒和朱芷瀲在一起么?我還道他眼里只有兒女私情,別的一概看不見了!

    “并沒有,他帶著李厚琮給他的兵往西面的帝都方向去了,朱芷瀲則是去了南邊!

    “南邊?”

    “是,她上了秋月實的蛇形艦,很難繼續追蹤,所以暫時不知她的去向!

    溫和站在一旁問道:“兄長,她真的會像兄長預料的那樣偷襲太液國都?”

    溫蘭搖搖頭

    道:“她會不會偷襲我不知道,我也只是讓祁烈埋伏在國都附近。她手上不過就是鯤頭艦厲害,海上咱們打不過她,但若她自不量力敢上陸偷襲太液,祁烈自會給她苦頭吃。我故意放消息出去說伊穆蘭三族人馬盡集結于瀚江邊,想必這消息也一定傳到了她耳朵里,至于上不上當,就隨她去了。不過國主去向李厚琮討兵馬,倒是很中我意,這么一來,我們與李厚琮對陣時便會輕松不少!

    說著,轉頭又問林通勝:“李厚琮給了國主多少兵馬?”

    “四千!

    “什么……四千?”溫氏二老都是臉色一變,“區區四千人,如何能攻下萬樺帝都?”

    “準確說,應該是四千兩百人,國主向李厚琮還討要了二百人的裁縫!

    “這……”溫蘭與溫和對視了一眼,心中是同一個念頭:難道又是慕云兵法中的什么詭譎之策?但不管怎樣,李厚琮只給了四千人馬,足見對蘇曉塵毫不信任。

    林通勝又稟道:“另外,霍青林的五萬大軍已駐扎于涇州南岸,和李厚琮的大營相隔并不太遠,倒成了掎角之勢!

    “嗯,老林你辛苦了,先下去吧!

    溫和見林通勝退下,這才與溫蘭說道:“兄長,這琉夏人的蛇形艦神出鬼沒,只怕是個隱患!

    “確實是個隱患,不過此事,我已有了對策!

    “哦?”

    “琉夏人隱伏在梅隴嶼已經有些時日了,那里的蛇形艦也有不少。既然已經探明所在,我自會派兵想辦法捕獲一艘過來。聽林通勝說,那蛇形艦船速又快,又能變化船型,很是好用!

    “兄長這是想要……仿造蛇形艦?可這等異國船艦,只怕輕易間仿不來吧?”

    “那你就不用擔心了,咱們這次招降了碧海的眾臣中,有一個人你大約沒在意,有他在,一切問題都迎刃而解!

    “哦?是誰?”溫和不禁大為好奇。

    “工部尚書魯秋生!

    “哦……就是那個格致世家、當年造了第一艘鳯頭艦的魯氏后人?”

    “不錯,這碧海魯氏很能仿造,只要能捕獲一艘蛇形艦交給他,定能琢磨出圖紙來。相信憑碧海的國力,這等小小艦船一旦有了圖紙,不出月旬,要造個幾十艘出來又豈在話下?碧海在這濱州岸邊本來就有造船之所,所需物資一應俱全,咱們到時候用這蛇形艦渡江過去,便是于江面被攔截,也沒什么可擔心的了!

    溫和疑惑道:“這魯氏的名頭我雖然聽說過,但從未親見過,果真有如此本事?”

    “那是自然,這魯氏頗有才智,偏生這性子卻懦弱得很,得了太液國都之后,我便暗中使人數次脅迫于他,幾乎沒花什么力氣便讓他聽話了!

    “碧海人,終究是沒幾根硬骨頭,兄長只看那些陸氏子弟便是,亡國之臣居然還能偏安一角!

    “那豈不正好?”溫蘭聞言,哈哈大笑。
六合彩开奖结果